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嘉瑞龙族pa

*大概是废稿,之后可能会重写呃呃呃呃呃





作为校内除去校董丹尼尔之外唯一的S级混血种,嘉德罗斯可谓是出尽了风头,连跳两级直升大三不说,还当上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学生会主席。可以说是年少有为了。虽说是成了主席,他也不管事,称是不屑于和那些低血统的渣渣共伍,所有业务一概抛给秘书雷德,自己三天两头出去乱跑,倒也自在逍遥。 

与嘉德罗斯相比,格瑞真的很低调很低调。他的血统超乎常人的纯正,超A的级别足够压过学院里绝大多数人。他性子颇冷淡,不愿意凑热闹,学生会和狮心会两大势力暗中较量好几次试图把他拉过来,最后统统以失败告终,后来是他发小金自作主张替他报名学生会,方才不情不愿地跟了去。

格瑞入会那天学生会上下一片欢腾,雷德站在台上望着众人欢欣雀跃,与嘉德罗斯耳畔说:老大,狮心会这次把安迷修拢过去了。嘉德罗斯坐在软椅上,翘了二郎腿,半眯着眼不屑道:渣渣聚在一起还是渣渣,变不了,我看格瑞也好不去哪里。雷德说老大!格瑞可是学院里的No.2耶!就比你差那么一丢丢。嘉德罗斯说哦?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厉害。

这话说完嘉德罗斯唰地站起来,神通棍嗵地一声杵到地上,高声道:格瑞!过来和我打一架!他声音很大,一下子就把七吵八嚷的杂音压过去了,震的雷德都咧了嘴。屋里头一下子安静下来,学生一半瞅格瑞一半瞅嘉德罗斯,五五开,也不懂主席在发什么疯。金也懵逼,偷偷拿胳膊肘捅格瑞,悄咪咪地问:"格瑞你是不是哪里惹到人家?"格瑞手里端着高脚杯,杯里盛了牛奶苏打水,堪堪冲嘉德罗斯瞥一眼,同样低声回答:"我都不认识他。"

听听,这学校里居然还有人不知道嘉德罗斯的鼎鼎大名,这下子若是嘉德罗斯不生气,他就真的是个假的罗斯了。一个眨眼的功夫,零点零几秒的停顿,嘉德罗斯眼瞳之中金光怒涨,瞳孔收缩成细密针状,古老巨龙在他的眼底嘶吼咆哮。这是来自王的威胁和愤怒,会场内有几个血统不够纯的会员只得撑着桌子才得以稳住身体,更有甚者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而格瑞也只是把金护在自己身后,眨了眼,以同等炽烈的黄金瞳回敬过去。格瑞身形纤瘦,却仿若有着能拔千钧的力量,在嘉德罗斯的威压之下无动于衷,像一棵位于风眼的倔强白杨。

"我不和你打,"格瑞说,"没有理由。"

嘉德罗斯抬棍,一端指着格瑞背后的金:"不打?也行,不过这个渣渣也没法在学生会里待下去了。"

格瑞蹙眉,道:"肆意妄为。"

嘉德罗斯大笑道:"就是肆意妄为!这是强者的特权。"

神通棍在他手里偏了几度,直直指向格瑞心口。嘉德罗斯咬牙切齿,每一个字都从牙缝里恶狠狠地挤出来:"我是嘉德罗斯,你给我听好了!他说,格瑞,我要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名字,我要亲手把这个名字刻在你的心脏上!"

后来他们是真刀实枪地打了一架。学院笼罩在言灵•戒律的范围之内,用不了言灵,便大张旗鼓地纯粹靠肉体打了起来。于是自由之日那一天有些新生惶恐地见识到一个令人震惊的场面:同样隶属学生会的嘉德罗斯和格瑞在把狮心会全部成员撂倒之后在小广场上打了起来,天昏地暗飞砂走石,居然还不用枪,自由之日专用的弗里嘉子弹完全被他们抛在脑后,就像两头野兽,一心只想用最原始最粗暴地方式咬断对方的喉咙。最后嘉德罗斯的神通棍折了,格瑞的烈斩裂了一半,不得不送去装备部统一修理,自然算平手,没分得个胜负出来。嘉德罗斯隔着烟尘看格瑞的眼睛,紫水晶褪去烟云暴露出野性的赤金,掩饰着骨子里头的杀气腾腾。他忍不住笑了出来,甚至笑出了眼泪。

格瑞看了他一会儿,兀自收了黄金瞳,低语道:"疯子。"

嘉德罗斯大笑着回应道:"你不也是?"

嘉德罗斯从来不安分守己,而是不折不扣的战斗狂,因为没遇见过这种和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这一次对决便显得酣畅淋漓。哇靠,他想,不愧是格瑞。他真的是想了好久,自由之日结束后他也在想,第二天上课时也再想,想的全是格瑞的好,比如他纤细腰线,还有一双静则温润如水怒则波澜壮阔的眼睛,只觉得好看地要人命,全然忘掉自己一开始对他的轻蔑瞧不起。他越想越难受,越想越不舒爽,只想着要再去找格瑞打架,或者不打架的话,单单就是坐一会儿也行……他心猿意马,都没注意到自己的思想一点点变得危险,然后连带性取向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一路狂奔。

他开始想方设法地缠着格瑞。格瑞是炼金系,嘉德罗斯是格斗系,有时候课时撞上了,嘉德罗斯便大大方方翘了课去粘着格瑞,只庆幸他那渣渣发小是历史系,不会来打扰他的大好时光。格瑞一开始无所谓,后来就被烦毛了,学着躲嘉德罗斯,又发现躲也没用,嘉德罗斯好像有个格瑞定位仪,格瑞去哪他去哪,座标准确一点不差。

得了吧,格瑞自暴自弃地想,反正被跟着也不会少点儿什么,爱跟就跟着吧。再后来,格瑞就习惯了。习惯真是种可怕的东西,因为他已经能够接受和嘉德罗斯面对面吃午饭了。格瑞的午餐标准一荤两素,嘉德罗斯的午餐一成不变的炸鸡汉堡配冰可乐,典型高热量高脂肪。格瑞看不下去,强行把鸡腿换成焯西兰花,盯着嘉德罗斯苦着脸吞下去。时间一久,跟格瑞吃饭时嘉德罗斯自动自觉夹西兰花来吃,他的一票狂热粉丝拍了他吃蔬菜的照片发到论坛上,题目《卡塞尔学院No.1开始施行健康饮食,究竟是道德的沦丧or人性的缺失》,点击率整整一周居高不下,直到雷德和祖玛黑进系统删了帖子风波才有所平息。

由于过于纯净的血统,血之哀的孤独情节在嘉德罗斯身上体现的格外明显。因为过于孤独,才会骄傲的不可一世,毕竟无论如何身边也不会有一个人去抚慰龙的内心。但格瑞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僵局,他带给嘉德罗斯一种奇特的感觉,诡谲而亲密,格瑞是冬日青松上落的雪,带给他的感觉却温柔的想一个绵软的梦境。

他在自己不自觉的情况下一点点喜欢上他。

评论 ( 15 )
热度 ( 89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