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目前主刷欧美漫威相关,还刷碟中谍系列。沉迷名柯无法自拔,刷赤井/琴酒相关。
cp博爱基本无雷点。拉郎狂魔。不太会说话..。
会写点儿东西画点儿画。是个喜欢着JR的普通人。
有好看的番/剧欢迎推荐给我!
想和大家一起玩儿w。

【安雷】夙愿

有时候吧,雷狮觉得安迷修就是傻,一个大写加粗的傻。他好歹是王室出身,打小就见得过不少披铠穿甲的骑士,手持尖利西洋剑,高头大马所向披靡。可他就是不看好骑士这职业,说白了就是以信仰之名为人卖命,又何必大张旗鼓四处宣扬。 

于是他就戴着这种有色眼镜去看安迷修,一开始觉得没什么不一样,后来才一点点品出些不同来。安迷修虽说自称最后的骑士,却鲜少同他儿时记忆里的将领一样摆出些什么架子,平易近人得很,也确实有些傻气,肯豁出命来保护雷狮眼中渺小如蝼蚁的参赛者,应该是不值得,却又死心塌地去做,这倒让雷狮生出一丝丝敬佩来。但坦白来说,他又看不透安迷修。安迷修执着于守护正义,看不下去雷狮的所作所为,劝说...

2017-05-19

【安雷无差】谜

*无差。ooc致歉。


安迷修从来都不懂雷狮,从前不了解,现在也不明白。 

或者说安迷修从来不擅长猜谜。他这人生来固执而坚定,简单到单纯,鲜少动什么精巧心思,也就搞不懂谜题里千回百转的陷阱和路途。他擅长的是直来直去,举例来说就是向来坚持着自己的骑士道,忠诚到难以理解,却是真正死心塌地,无论前路迢迢艰难险阻,他也肯等到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安迷修从来都不懂雷狮,从前不了解,现在也不明白。

比如说他不明白雷狮为什么要挣脱天生的金皇冠逃离权利的束缚,偏生要咬断荆棘在漫漫暗夜里闯出一片生天;比如说他不明白雷狮为什么骨子里明明存留着王室高贵的血和礼教,却对自己秉持的骑士道嗤之...

2017-05-16

[EBrandt]逆流

食用预警:

*ooc致歉。

*食用愉快!


逆流


十 

珍妮小姐刚刚成为一名合格的特工,接着就被安排去了IMF当个漂亮的文职姑娘。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往部长的办公室那边走。她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手,红木门板微不可闻地吱呀一声旋即打开。"部长,"她有些局促地拢了拢鬓角的头发,"我是珍妮•格林,是刚到的文职。"

办公桌后的部长站起身来,看着她友好地笑了笑:"威廉•布兰特。"他湖蓝的眼瞳里装着水光似的,在阳光和笑意的浸泡下柔软至极。"您好,格林小姐,欢迎加入IMF。"

珍妮和他握手,目光瞟到部长桌面的一张照片上,她犹豫好久,差点没接住对方递给她的一沓材料。她鼓起...

2017-02-17

诸君夜安,新年快乐。

2017-01-01

【赤琴】一生一世

*哨向AU。哨兵!赤井秀一/向导!Gin。

*隐晦性描写注意。

*今年的最后一篇文:)


一生一世


即使是很久以后赤井秀一仍会不时回忆起Gin,回忆起他黑色的不露肌肤的风衣,回忆起金色和米色杂糅的长发,回忆起那只通体昏黑羽毛顺滑的渡鸦稳稳当当停在他的小臂上,发出一声粗嗄的嘶鸣。他一向觉得那只精神动物的声音一点都不像Gin,那男人的声音没这么沙哑,而是一种带着金属磨砂样的质感,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赤井秀一还是诸星大的时候蓄了长发,黑色的,柔软绵长地垂到腰窝。他惯用左手,惯于将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他偶尔抽烟,偶尔喝酒,一言一行都像极了他的直属上...

2016-12-31

【银鹰】榭寄生

食用预警:

-结尾盾铁彩蛋,不喜者可略过。

-食用愉快!


克林特毫无防备。

他的最后一支箭刚刚脱手而出,坚韧的弓弦还在铮铮作响。他甚至还没听到箭头穿透靶心的那声钝响,冰凉金属留在指尖的触感还没褪去,就被那阵熟悉的迅疾的毛茸茸的飓风给拍到墙上。他几乎能听见后腰咯吱一声,又因为这超高速有些头晕目眩——若不是他知道会耍这种花招的只有皮特罗,他肯定分分钟把来者当成箭靶子射个对穿。

"快银,马克西莫夫,皮特罗。"克林特把皮特罗的名字挨个念了个遍,声音沙哑,"有事儿吗?"

"克林特,"皮特罗搂着他,深情款款地盯着鹰眼,几乎每一根银发都散发出名为男友力的光辉(太亮了,从没发现训练室的...

2016-12-24

明儿会考。希望顺利。

2016-12-16

2016对lo主的印象

好久不见,我是洛岚。跟风玩玩儿这个…(。

用lof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收获了这么多同好真的很开心!如果有人还愿意搭理我欢迎评论_(:3

比个心给大家!谢谢你们喜欢我的小破文>3<


(以及我真的没有脱欧美坑只是没空产粮(。

2016-12-13

【美食的俘虏】如影随形

*角色死亡注意。


那天雨下得很大。

当基斯飞到可可身边时,他浑身颤栗,张着嘴费力地喘息着,却没法往身体里输送更多的氧气。象征剧毒的紫色一点点从他的嘴角流到大地里面,混着泥土和雨水往下渗透,那一块土地便将从此寸草不生。他咳嗽着,每一次都有红黑的紫黑的液体和着组织碎块吐出来。基斯。他用气音说着。快点离开我,我控制不了毒。

帝王乌鸦只是伏下身子灼灼地盯着他,喙触碰着可可过于苍白的脸颊,而后者无力回应,只是抬起手放到它的羽毛上,冰凉的触感从绒羽中穿行到乌鸦的感觉末梢,然后便稍纵即逝。

基斯。他轻声唤它。

他为它命名基斯(Kiss),却没给过它一次亲吻。

于是它低下头,用喙碰了可可青紫色...

2016-11-24
1 / 5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