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过气搞笑写手。
*近期学业原因不定期上线:)
*cp混邪请谨慎关注。
*务必慎重关注!真的!

主:漫威/碟中谍/MLP/名柯/战勇/凹凸世界
现在沉迷凹凸。
cp博爱基本无雷点。拉郎狂魔。冷门厨。不太会说话..。

我爱JR!!!!!

[EBrandt]逆流

食用预警:

*ooc致歉。

*食用愉快!



逆流



十 

珍妮小姐刚刚成为一名合格的特工,接着就被安排去了IMF当个漂亮的文职姑娘。她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往部长的办公室那边走。她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手,红木门板微不可闻地吱呀一声旋即打开。"部长,"她有些局促地拢了拢鬓角的头发,"我是珍妮•格林,是刚到的文职。"

办公桌后的部长站起身来,看着她友好地笑了笑:"威廉•布兰特。"他湖蓝的眼瞳里装着水光似的,在阳光和笑意的浸泡下柔软至极。"您好,格林小姐,欢迎加入IMF。"

珍妮和他握手,目光瞟到部长桌面的一张照片上,她犹豫好久,差点没接住对方递给她的一沓材料。她鼓起勇气开了口:"部长,这是谁?"她看向那张木制相框中封存的照片。布兰特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抿着嘴笑。

"伊森•亨特。"他缓缓地说,"你应当是听说过的,他是一名十分优秀的王牌特工。"他放轻了声音,几乎只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也是——我曾经的爱人。"



没有教父,没有花圈,没有棺材,没有黑压压的沉默群众。布兰特想,这是他一生中参加的最简单的葬礼。最终埋入土壤的是普通的木盒,里面装着几页亡者曾经的工作报告和一枚名牌。他们只能找到这些了。

"我很抱歉。"亨特拍了拍布兰特的肩膀,这位部长的眼角堆满了细密的皱纹。他的声音沉痛而压抑。班吉和简站在他们身后半米远的地方,望着那个新隆起的土丘。班吉吸着鼻子,眼角发红,他仍然没从这悲痛中回过神来。简脸色一片苍白,因为布兰特的强迫和监督,她才不得不在今早阖眼睡了几个小时——自从消息传来,她几乎没合过眼。

布兰特摇头。"他会有墓碑吗?"

"他不会有——即使有那么一块,墓碑上也不会镌刻下他的名字。"

布兰特没有言语,他应当知道的。他们就这么沉默了许久,太安静了,连一丝一毫的风都没有。

"可终究有人会记住他。"他轻声说着,拇指磨蹭着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他戴着一条极细的项链,吊坠也是一枚与他指上相仿的戒指。不过他手上那枚保养得当熠熠生辉,颈上那枚处处磨损黯淡无光。



伊森•亨特在最近的一次行动中殉职。

他在目标巢穴内部时炸弹被引爆,建筑坍塌,他也不知去向,搜救无果后最终判定死亡。他的名字被勾掉,资料被删除——政府无论如何也要用尽心思去撇清自己和一名特工的关系。

伊森去世时方才三十七岁*,正属于一个特工的黄金年龄。



布兰特赶到现场时那里过于巨大的残骸已经基本被清理干净了,只剩下一些断裂的钢筋和破碎的水泥块,有些墙体的颜色呈现出一种过度烧灼的昏黑。他站在边上,废墟周围被拉上了黄色刺眼的警戒线,每一厘米都尖叫着狂啸着禁止入内。他在尖叫声中迟疑了一下,然后义无反顾地拉开警戒线进了去。

他绕着这片土地走了一圈,像是要寻找什么,又像什么也不想找。他始终抱着那么一种奇异的期望,想着这世上可不可能出现奇迹之类的存在。他并非一无所获,在一枚被他踢开的石块下面压着一枚戒指。他把它捡起来,小心地擦掉上面的灰尘,这枚戒指是这场灾难中唯一的幸存者,它的表面被刮蹭的发花黯淡,又因为高温而有些许的变形。他的心脏蜷缩起来,这令布兰特产生一种缺氧的错觉。他将它揣入衣兜,离开了那片了无希望的地方。

他只能是属于他的。这是布兰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于私心。



通讯丢失。

布兰特此时正在波士顿参加一个会议。他不在场,因而什么都不知道。



"威尔,"伊森在背后搂着首席参谋,把下巴搭在那人肩膀上,"等我出完这次任务我就回来陪你,你也辞职好不好?"

布兰特忙着批文件,他用蓝黑钢笔工整地写下修改建议后叹了口气。"伊森,那我们怎么养活自己?"

"我们可以去对面的餐厅洗盘子。"伊森回答地飞快,"或者去给他们伴奏?告诉我你会手风琴。"

布兰特好笑地用拳头捣了捣伊森的前额。"你真敢想。"他说。

伊森固执地不放过他。"怎么样?"他兴致盎然,"你也可以摆脱一天四杯咖啡的日子了——你想不想养猫?"

"哦,伊森,我要被你说服了。"布兰特闭上眼,想象着自己的膝盖上趴着一只猫咪,"我过几天要出个差,等我回来我们再来商量?"

"好。"伊森温热的吐息打在他耳畔,笑盈盈地说,"我等你回来。"



"布兰特——威廉——威尔,"伊森一个个叫着他的名字,声音又慵懒又绵长,听得布兰特莫名其妙的不好意思。

"什么事?"布兰特抬手想抹把脸,却被伊森一把捉住。"威尔,"伊森目光炯炯,一双灿绿的星辰望着他,"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布兰特耳根一阵发烫,他几乎不敢直视伊森燃着火苗的眼睛。"我……"他有些不知所措,"我愿意,伊森,我愿意。"他的无名指碰到温热的金属制品,伊森缓缓地把一枚指环套在他的指根。

"我也有一枚,"伊森对红着脸的布兰特抬手晃了晃,那枚铂金戒指亮晶晶的,"里面还刻着我们的名字。"

布兰特倒吸一口气,"伊森,我真是——我是说我真的——"他磕磕巴巴试图说点什么,但平常的伶牙俐齿一去不复返似的。伊森终于善解人意了一回,用食指点上了他的嘴唇示意他不用再说下去。

"嘘,"伊森咧嘴笑着,"我都知道。"



他们成为了一对真正的情侣。

伊森有晨跑的习惯,他每天早晨要出去跑一个小时,回途时会绕到第二个十字路口的店面给布兰特买早餐,一杯咖啡,不加糖,加双倍的奶,要温的,再来一盒甜甜圈,一个草莓的,两个奶油的,一个巧克力的,多挂糖霜。那面的店主也记住了他的习惯,总是估摸着时间给他提前准备好。有时伊森还会再买两个玉米三明治,然后拎着快餐袋跑回住处。

这个时候布兰特一般在收拾上班要用的东西。他试图提醒伊森少买一些这种甜腻的食品,伊森偶尔答应,更多的时候他固执己见。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说,"你就是喜欢甜甜圈,喜欢得无法自拔。"

后来布兰特是在没办法,于是开始学着做早餐。两块三明治,夹上烤的焦香的培根或鸡肉,用模具做出来的规规矩矩的圆形煎蛋,加上水果或者蔬菜沙拉,有时会有汤。伊森晨跑时不再总是给他买甜甜圈了,但仍然会给他带咖啡回来。

一杯咖啡,不加糖,加双倍的奶,要温的。



布兰特觉得伊森挺好的,或者说,非常好。他又优秀,又帅气,是名副其实的王牌。他有点儿喜欢伊森,但不敢说出来,他思前想后考虑半天,下定决心这事先放放之后再说。他吐出一团白气,试图把整张脸埋在围巾里——这天真冷,要不是伊森有事找他,他现在肯定还在暖烘烘的办公室里昏昏欲睡。大概是有什么新任务罢。他胡思乱想。

伊森从对面的街道朝他跑来,颇有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布兰特,"伊森看起来有些紧张,搞得布兰特也跟着紧张起来。"怎么?"布兰特紧张兮兮地问他。伊森抬眼看他,森林一样的眼眸里有风在吹,布兰特几乎能听到气流卷过树叶的沙沙声响。

"我喜欢你。"伊森鼻尖有点发红,他的下巴藏到围巾里面,咔吧着眼睛看他,"布兰特,我喜欢你。"

布兰特脑子里嗡的一声,他几乎要眼前一花昏过去(他把这归咎于摄入了过量的咖啡因)。他胡乱答应着:"呃我想说,你知道的——啊不你怎么知道你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他涨红了脸,"我也喜欢你,我也喜欢你,伊森。"

"所以……一起去吃个饭?我订好了餐位。"伊森小心地建议着。

"好,可以,去哪儿都行,听你的。"布兰特大脑当机,语无伦次。



"伊森•亨特。"伊森向他伸出手。

"威廉•布兰特。"布兰特同样伸出手和他相握。他们掌心粗糙的纹路柔软地贴合在一起,又温暖又灼热,就像命运早就安排好那样。




"你会得到他,也会失去他。"伊恩看着布兰特,"这是我看见的未来,你接受吗?"物理学家摆弄着手指:"因为一切都还没开始,你有能力去改变这个结果的只要你——"

布兰特打断了他。参谋眨着眼,眼瞳内的湖泊波澜不惊。

"谢谢你,伊恩。"他说,"我接受。"


Fin.


*年龄为编造。

评论 ( 5 )
热度 ( 43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