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嘉瑞】星辰坠落

我第一次见嘉德罗斯时,他已经是圣空星的王了。那天他站在种满玫瑰的花园里,身后是金色的花海和夕阳,坠落无穷无尽夜色。他的目光越过玫瑰丛,直直的看向我。我心里一惊,不知道这个君主要做些什么。在我的印象里,他素来是个让人费心的角色,显得自信而高傲。但他只是看了我很久,然后向我招了招手。

过来罢。他说。

我一向不愿和权贵结识,此时此刻却是骑虎难下,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嘉德罗斯比我矮上一些,金色的发不羁地翘起,眼角下坠落星辰,眼睛里是闪烁的,是波光潋滟的银河。他叫我过去的时候随意的坐在花坛的边缘,脚下是圣空星广袤的国土和整个宇宙。他挥挥手,示意我坐在他的身边。夜晚很凉,但是是个晴天。我们彼此沉默了半晌,他率先开了口。

你听说过凹凸大赛吗?他问。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毫不知情。

不知道也好。他缓声道,少年的嗓音里居然带上了一丝柔和。那是个很残酷的比赛……最后的最好,要有一个人踩着别人的尸体,从神明的手中接过荆棘的桂冠,实现自己宏伟的梦想。而我就是站在最后的人。

我难免觉得好奇。您许下了什么愿望呢?我问他。

他似乎对我对他的敬称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过来,缓慢地摇了摇头。这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睛和头发一样都是金色的,是琥珀中藏匿的蜜糖,在夜里显得温润,像浩瀚的海,丝毫看不出素日的嚣张跋扈。

嘉德罗斯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即使在很久很久之后的现在,我也依然在考虑这个问题。他似乎不应该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人造产物。圣空星制造了他,却要他去统领天下。他被创造出来尚且不足十年,肩上却担负了这个年纪远远不能承担的重负。他的悲伤是怎么样的悲伤呢?他的快乐是怎样的快乐呢?他的爱是怎样的爱呢?我无从得知。

所以我依然会回忆起在遥远的从前,当他看向无垠的夜空时,会有怎样的遐想。我和他并肩坐在花海中,沉溺在须臾的安静和祥和中,眼前是花,花之后是海,海之后是太阳,太阳后是宇宙。我们站在天空的穹顶,仿佛自己拥有了与世界抗衡的力量。

我曾经拥有过一个很重要的人,他说,然后他死了,而我的愿望,就是换回他曾经璀璨的生命。我说我要他活下来。神明说好,但代价是他会遗忘你的一切,忘记你们的相濡以沫,忘记你们的惺惺相惜,忘记你们的情和爱,忘记你们曾经牵手,曾经接吻,曾经十指相扣,曾经不离不弃,即使是这样,你还是想要他活过来吗?可我获胜的理由就是要救他,为了他活过来,就算有刀山火海,我嘉德罗斯也在所不惜。

你知道吗,他说,夜晚是星星的坟墓,你曾和我说过的。

我的头很痛。不,我说,我这是第一次见你……嘉德罗斯,我是第一次见你。

他说,不是的。

当天空中划过彗星的尾巴时他这么说道。他看着茫茫的辽阔的宇宙,那样子真的像是一个苍穹的孤独的君主,这时候我难以自控地回想起我梦境中的画面,回忆起在飞沙走石中嘉德罗斯寂寞的背影,回忆起他在我耳畔说的话。那晚我们肩并肩躺在森林的草地上,犹如身下是夜空和大海,他握着我的手,在夜幕的庇护下在我耳畔说,格瑞。

格瑞,他轻声说,星辰坠落了。

他的声音那么轻,以至于我几乎觉得那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因为他只是看着那颗流星坠落的方向,不曾眨眼也不曾回头。当我终于抬头看向他的时候,夜色愈深沉,空气愈湿凉,夜空中有繁星在闪,而他沉默地矗立在天地之间,眼底倒映着我银色的发和紫色的眼,早已泪流满面。


评论 ( 10 )
热度 ( 64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