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凯约】投喂,哭叽叽要粮吃的神烦海豹

表白枣老师。我爱她。

尊礼:

明单暗双


文中提到的烽火是平安火


这篇文章告诉我们,凯哥的飞刀是合金的。


 


人人都说百里守约是最会做饭的一个。无论是兵营几百号壮汉的大锅饭,还是战友借了锅私底下开小灶,守约都能轻松搞定。狙击手的双手灵活而冷定。欣长而总显现出缺血般苍白的手指握在沾有油腥气的菜刀上,和扣扳机一样娴熟自若。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在贫乏的沙漠边缘……人们偶尔说到这里,或是叹一声可惜,或是扯开话头。这时一旁默然扒饭的凯便不再听下去。他想起了那双手。


早些年细小割伤造成的疤痕,过度的劳动,都没有损害这双手的形状和触感,线条流畅的手指有着惊人的力量。他想起寒冷的清晨它们微蜷的弧度;夜晚拾起木柴投入火焰,转而去转动穿着肉食的铁钎……


“喂,在发呆哦。”守约五指伸展在他面前晃了晃,看着他的眼睛善意地提醒。


“嗯。”他抬眼逆着看过去,又匆匆垂下头,他从未想过守约若是知晓他对他的想法,是否会流露出惊讶,疑惑,烦恼的神情,眉头微微隆出一个让他心疼的褶皱,最后投给他一个轻蔑而略带厌恶的眼神,转身离去。是的,他会想他,在注意力不投在打斗与杀戮上时,他往往会想起他。在极少出现的,情欲的浪潮暂时卷去了其他一切念想的黑夜里,他的形象几乎让快感染上了罪恶。他不知道守约会怎样想他。他有时会感谢自己的身份和宿命。他可以预见没有这些的自己是宇宙中流亡的星体,靠的越近就被越强大的引力拖拽住,一圈又一圈地加速靠拢,最后无可奈何地栽进那个宛如黑洞的,音容笑貌所集合而成的幻影中去,还他妈是心甘情愿。凯,你完蛋了你知道吗?你忘了你是如何背弃了一切来到这里的?你就这颠沛流离的宿命,找个女人都不太可能,你还想把那么好的人拖下水?有时他在清醒的深夜里苦笑出声。最初发现这一点时,他甚至隐隐起了杀心,这种强烈的引力,失控的预兆,让他第一次知晓了恐惧。然而最终他什么都没有做。“请离我远一点。”他有时这样想。但守约没有错,守约也无法离开长城。那就只有他,他可以一走了之,像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离开了守卫队,他的刀能像以前一样碾碎魔种,或许他还能消解这份罪恶的希冀,像切去苹果上腐烂的部分。


“凯。”守约微微眯起眼,烽火将他的面孔印上明亮的橙黄。


“嗯。”凯对着暗淡下来的沙漠,日落后沙丘的阴影有着瑰丽的蓝紫色。他的心思绕着身边灵巧把玩着他的飞刀的少年转。他甚至没注意到火焰引发的热风温和地将他包裹其中。这样的气流会提醒他,他曾在更灼热的火焰前花了183天造就了一枚戒指,又花了182天将这永远不会被戴上的戒指与其他矿石一并熔锻,成了现在那把握在少年手中的利刃。这是他很想忘记的事。


后来他说了什么?


他们并排相对而坐,他过度专注地想象他说话时的表情,以至于如今回忆起来,声音根本无处寻觅,只剩在他没有立足之地的视角中,少年被火焰映得明亮的,分毫毕现的面容。唇面上细小的阴影随着口型做出变化,两颊的碎发在变幻莫测的气流中偶尔动摇,焰的影像对称地倒映出来,琢磨不定地摇曳着。


但丢失声音,多多少少也有被接下来的事冲淡了的缘故。


“你也知道吧,这双手是戴不上戒指的。”


闻言他猛然回头。


他眼见飞刀在无名指上打了个旋,鲜艳的红色泪水般渗出表皮,环成一个规范的圆。


但这个可以。附于骨肉上的,一生不会消逝的疤痕。


凯微微一抖,有那么一瞬他的无名指也灼痛起来,像是被火焰炙烤。后来他发现自己的指上竟真的多出了戒痕,那时他仓皇出走,已距长城千里万里。




 @洛岚_随遇而安 吃了我的粮,就是我的人了,小海豹

评论
热度 ( 22 )
  1. 洛岚_随遇而安尊礼 转载了此文字
    表白枣老师。我爱她。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