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一伊】眉眼盈盈

*剧情捏造有。




伊武崎峻的眼睛是烟紫色的,像极了他最为擅长的烟熏料理。紫水晶里蒙上一层雾,拢在红棕色发丝后面,飘飘渺渺看不透彻,又于虚空中飘逸出一点烟气来,弥散在空气里,沾在发梢上,沾在衣角上,洗不干净也蹭不掉,顽固而不可理喻。

刚开始一色慧也是对伊武崎颇好奇,谁教十杰第七的一色学长生性倒是有几分像小孩子。上一届学长离开后极星舍空空荡荡没有人,只剩下他这风华正茂好少年跟文绪阿姨在夕阳之下探讨人生,半夜也没人一起开个午夜晚会分享宵夜,想想都觉着凄惨悲凉。

伊武崎是最早入住极星舍的。他刚到极星舍时一色便时不时去和这个阴沉沉的高一生搭讪,估摸着是寂寞太久,话匣子一股脑打开来,话题从天气扯到学习,从家常唠到料理,花样翻新不重样,伊武崎却是鲜少愿意多聊几句的。一色看着伊武崎那闷骚样儿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便打量小学弟蓬松发型,心想这人怎么大夏天还留着长刘海,把眼睛遮住一大半,不嫌热也罢,看不清路可不就是个悲惨结局。于是他问:伊武崎君,你怎么就不把刘海别起来呢?

伊武崎面向极星舍外面的山野,淡淡道:习惯了。

一色不依不饶:不热吗?不扎眼睛吗?我听闻刘海太长容易得角膜炎的。

伊武崎还是淡淡道:无妨,都习惯了。

习惯就好?一色反问他。伊武崎君啊,你可得明白,习惯终归要变的。你现在在远月,最为高端的料理学府,若是硬要坚持习惯的话可难保自身嘞,试试变通不成?

伊武崎终于肯扭过头来向着一色:那前辈,何为变通?

伊武崎的声音有一点沙哑低沉,后来一色再回忆时把这现象归咎于在烟雾缭绕环境里待的时间太长,不吸烟却平白无故得了副好烟嗓。伊武崎身上也有些烟味儿,并非香烟气息,而是植物燃烧附着其上的清香的烟气。玫瑰烧了之后是浓烈却不呛人的熏香,茶叶淡雅里又带一些苦涩,月桂叶甘草味渗透到骨子里去,果不其然配得上烟熏贵公子的名号。

伊武崎平常不怎么跟人交往,冷不丁被盯了这么久,被一色看的发毛,一缩肩膀:一色前辈,别这么看我了。

而下一秒一色抬起手,极温柔地撩开伊武崎的额发。伊武崎的眼睛露出来,澄澈在夏夜的月光里,安宁在夏夜的萤火中,不是纯粹的紫色,里面参杂一丝一缕的烟雾,朦朦胧胧地氤氲在紫水潭里。星子落下来,稳当当盛进去,稍微掀起一点波澜,晶晶地亮。伊武崎应该是从没被做过这种事情,他颇错愕地看向一色,烟紫色宇宙里头横亘过一道银河,有些疑惑,有些不解:您这是?

教你啊。一色回答地义正辞严。他的指尖蹭过伊武崎的额角,意料之外的冰凉光滑,一路滑下来,最后停在伊武崎眼角。伊武崎眼角上挑,大抵能归类为桃花眼,目光迷离朦胧带些天生俱来的莫须有的醉意,眼尾无端一抹红,把无情化有情,融化进一汪湖泊里。

比如说,一色说道,伊武崎君,露出眼睛——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吗?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73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