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近期学业原因不定期上线:)
*cp混邪请谨慎关注。
*务必慎重关注!真的!

主:漫威/碟中谍/MLP/名柯/战勇/凹凸世界
现在沉迷凹凸。
cp博爱基本无雷点。拉郎狂魔。冷门厨。不太会说话..。

我爱JR!!!!!

【嘉瑞】勇者和龙

*六一快乐,给大家讲童话x

*超级我流……ooc致歉orz

*私设一堆。非常不好意思。





01

凹凸国度最西最西的地方是圣空山,虽说曾经是座火山,岩浆漫布寸草不生,但已经沉睡千百年过去,现在成了一片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桃源地,这边风景独好,却始终鲜少有人来往。圣空山上有一条龙,是这片国土上最后的一条龙,目如琥珀,鳞如鎏金,背梁似丘嵴,身躯同河山,高贵傲慢,不怒自威。

这条龙啊,也不知叫什么名字,外貌特征还是吟游诗人在诗词中杜撰来得,要说龙真长什么样子,没人说的明白。可龙就是龙,大抵都是一个模样,覆膜骨翼尖牙利齿,火焰喷吐隐天蔽日,凶神恶煞着呢。说到哪儿的公主被掠走,哪儿的钱财被剥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龙。唉呀,唉呀,人们哀声叹气摇着头,赶紧来一个勇士去除掉这恶龙吧。其实也不是没有有识之士去过,临走前哪一个不意气风发信誓旦旦,最后却都杳无音讯有去无回。

故事说到这儿,气氛愈加诡谲古怪,但说到底,谁知道这到底是一条怎样的龙呐。



02

格瑞是北边登格鲁城来的。他年方十七,身形偏瘦,银发梳的整齐,又用发带束起来,像一棵迎风而立的白桦树,干净而挺拔。人年纪轻轻,本事却是厉害得很,敢一路孤身一人跨越大半个国家赶往国都。他为人低调,名气却是不小,不管多偏僻的小村庄也流传着"所见皆可斩"的勇者名号。

格瑞这次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这条龙。

统领国家的神明终于感到了厌倦不安,千里迢迢把格瑞找来,就是想叫他负着勇者的名义去斩杀这巨龙。神明坐在软椅上,居庙堂之高,向下俯视着格瑞,带着统治者特有的怜悯:勇者啊,屠龙是你的任务,是你的使命,你必当以身作则身体力行,若是成功,随你享用荣华富贵。

我不需荣华富贵。格瑞回答,然后向神明行了个端庄的礼,背起大刀烈斩去圣空山了。



03

说龙是恶龙,格瑞是不信的。他十岁时一次去山里打柴,登格鲁城多悬崖峭壁,耐烧的柴木又大多长在悬崖边上,年幼的格瑞便不得不攀上峭壁去寻。那天天气正好阳光灿烂,可惜格瑞估摸着是犯了黄历,不宜出行偏偏要往外冲,在半山腰一块石头没扒住,一失手就连带背篓一同坠下来。格瑞眼一闭牙一咬,折翅的鸟一般坠落,期间后背磕在岩壁上一次,瞬间就失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他眼前除了一片白晃晃,还有一团金灿灿,格瑞眯着眼,以为自己灵魂出窍升入天堂,下一秒就被冰凉指甲尖儿戳了脸,一下子清醒了。天还是那片天,地还是那片地,柴篓放得整齐,就是身旁蹲着个小个子少年人,一头凌乱金发,看去跟自己年纪相仿,正托着腮瞅他。见格瑞醒了,少年便收回方才戳他的手,说话时露出两颗尖牙。小鬼,他满不客气地说,凡事总该小心着点。也没等格瑞答谢,这人就自顾自消失了,格瑞模糊地记得他背后生一对巨翼,棱角峥嵘,扑闪一下扬起几根碎草叶一阵乱气流,便整个消失在原地。格瑞以为自己是做梦,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直到黄昏时被好友金摇醒。

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格瑞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格瑞不解:什么?

金指指罅隙:你是不是打柴时掉下来了?我见你柴刀卡在边缘树杈上。幸好你没事,一定有谁护佑着你呀。

格瑞抬头看看峡谷间一线的霞光,若有所思,背上背篓,跟金搀扶着一瘸一拐走了。

后来格瑞就成了勇者,再后来,他听说圣空山有这世上仅存的龙。



04

格瑞到圣空山找了半天,没找到龙,却找到一个小孩儿,看去十岁左右,脸庞圆而稚嫩,左眼下一个星星印记,坐在溪边啃野果,见格瑞来也不惊讶,抬眼瞅一下算是招呼,埋头接着看水里自己波澜起伏的倒影。

喂。格瑞在一旁立了半天,然后淡淡地出声。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儿不看他,把苹果啃到就剩个果核。嘉德罗斯。

那、你就住这圣空山附近?格瑞问他。

嘉德罗斯眼珠咕噜噜一转。算是罢。

你知道这儿有条龙吗?格瑞又问。

嘉德罗斯终于肯抬头正视格瑞。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瞳,光阴流转铁水腾沸,噼里啪啦迸火星,瞳孔在光线之下倏然收缩成紧密危险的针状,绷在金黄色落叶林里,灼灼地盯着格瑞,里面融着云淡风轻的笑意和不容置疑的尊严。

我就是龙啊。嘉德罗斯回答。



05

你是龙?那条抢走公主掠夺金银的龙?格瑞退了一步,握紧了烈斩的刀柄。

有问题?嘉德罗斯站起来晃晃脑袋,颈椎骨咯的响一声。

你为什么这么做?格瑞不依不饶。

嘉德罗斯这才算真的笑出来。他一挥手,掌中无端显现一根长棍,黑黄相间的警戒色,在他掌心风生水起,上搅日月下挑江河。他捏着这神通棍,一端指向格瑞,确实是贵为龙族的骄傲跋扈无所畏惧。

格瑞!嘉德罗斯半张脸都藏在围巾后面,他背对着太阳,逆着光投落下一片昏黑阴影拢住格瑞,那双金色的眼依然是明亮的,熠熠生辉永不止熄,如同暗夜里的长明灯。他说格瑞,同我打一架,我高兴了就告诉你。连性格都是孩子气的。

烈斩出锋。格瑞持长刀,日光顺着刀尖流淌下来,劈破红尘斩断时光,锋芒毕露所向披靡。

奉陪到底。他说。



06

格瑞没碰上过这样难缠的对手。嘉德罗斯捏着长棍横冲直撞,势在打乱格瑞阵脚,格瑞挥动烈斩一次次格挡,火花四溅乒乓作响,保全自己毫发无伤。嘉德罗斯打得兴奋,黄金瞳迅猛地燃烧,大有燎原之势,甚至随着动作留下闪光的残影昭示行动轨迹,白昼之下仍然清晰可见。

格瑞趁嘉德罗斯刚发动一次进攻还没来得及转身的档一闪身来到他身后。风乍起,撩开嘉德罗斯后颈处蓄长的头发,露出一片白皙后脖颈来,上面一块鳞片,白金色的闪闪发光。不同于龙躯体之上的峥嵘铠甲,这片龙鳞柔软轻薄,比较像摊平的汞珠,附着在嘉德罗斯的后颈上。那是龙的逆鳞。触之即龙怒,伤之即龙伤,破之即龙亡。

格瑞条件反射地挥刀想去挑开那块鳞甲。时机难得,勇者的本能逼迫他不容错过,碾碎逆鳞他便成了真正的屠龙勇士,可他偏偏犹豫了。刀尖离那片软甲不到一指宽。格瑞停下了,嘉德罗斯也停下了。

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



07

不杀我?嘉德罗斯的声音传来。格瑞,你是第一个把我逼到这步田地的人。

说吧。格瑞淡淡道,你都在想些什么?

嘉德罗斯说幻兽城古老家族的次子因了无天赋备受指责,被放逐的遗民充满怨恨悲痛苦大仇深,雷王城皇子厌弃纸醉金迷灯红酒绿——格瑞——登格鲁城难到天生就该屈居位下任人驱驰?难到你就心甘情愿看故土乡民一蹶不振?这世界从来都不光明万丈!我嘉德罗斯,这世上唯一的龙,就要将此时的神推翻,成为这世上新的神明!给这世界立下我的规矩!嘉德罗斯转过身,咽喉抵着烈斩,声嘶力竭。格瑞,这里没有公主,也没有钱财,只有我一条龙。

格瑞恍然间回忆起七年之前的往事。拈着记忆追溯过往,视野中画面一点点清晰明了。

小鬼。嘉德罗斯蹲在他一旁斜眼看他,有点儿嫌弃,有点儿冷漠,眉眼却始终都是带些弧度的。凡事总该小心着点。

龙啊。

龙并非如传说中的一样可怖,龙只是凭着自己的意愿一厢情愿地做事,把自己珍视的世界拢在怀里,留给它王者最后一点的信任和温柔。他狂乱,不羁,难以理喻,归根结底却是同世间万物一样的,同样有一颗炽热跳动铿锵有力的心。

因为他是龙。因为他是嘉德罗斯。

他生来如此,他本应为王。



08

格瑞放下了刀。我不杀你。他说。

嘉德罗斯抿着嘴。你究竟要什么?他沙哑地说。说吧格瑞,龙无所不能。



09

格瑞说:可你给不了自己自由。

你气吞山河气势如虹,可终究逃不了神明的掌握,还会有人来找你麻烦,一而再再而三,久了你也撑不下来,那你就真是成不了神了。若是你离开这儿,到安静地方去,也能改变运命死里逃生,更新日月扭转乾坤。

所以——

他向嘉德罗斯伸出手。穿越流年,跨过时间,年幼的孩子碰到龙的指尖,然后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四季更迭,千回百转,最后终归宿命写下的机缘巧合命中注定,在神忽略的角落里面悄然降临,逃不开也躲不掉。勇者向龙发出了邀请函。



10

所以嘉德罗斯,请和我走吧。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154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