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安雷无差】谜

*无差。ooc致歉。




安迷修从来都不懂雷狮,从前不了解,现在也不明白。 

或者说安迷修从来不擅长猜谜。他这人生来固执而坚定,简单到单纯,鲜少动什么精巧心思,也就搞不懂谜题里千回百转的陷阱和路途。他擅长的是直来直去,举例来说就是向来坚持着自己的骑士道,忠诚到难以理解,却是真正死心塌地,无论前路迢迢艰难险阻,他也肯等到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安迷修从来都不懂雷狮,从前不了解,现在也不明白。

比如说他不明白雷狮为什么要挣脱天生的金皇冠逃离权利的束缚,偏生要咬断荆棘在漫漫暗夜里闯出一片生天;比如说他不明白雷狮为什么骨子里明明存留着王室高贵的血和礼教,却对自己秉持的骑士道嗤之以鼻处处作对;比如说他不明白雷狮为什么一拳打在他颧骨,钝痛嘶鸣着逐渐转化成麻木。双剑骑士的剑被折断,雷神之子的锤已破碎,风声阵阵苍雷滚滚,在天地之间漫长无尽地回响。安迷修咳一声,吞下舌尖咸涩的锈味,而雷狮嘶吼着,拽住他的衣领朝自己扯过来,几乎撞上他额头。

安、迷、修。雷狮咬牙切齿,像是把每一个字都在齿间狠狠研磨一遍,方才肯吝啬地言语出来。安迷修眼前发花,他不想打,也不愿意打,他就那么看着雷狮,前所未有的宁静与安然。他从没这样仔细地打量过雷狮。二人见面便是话不投机,雷狮先动手,安迷修就不得不防着,一来二去也没谁想要进行次正常交流,千言万语都融汇到金石铿锵里头。雷狮眼角有道划伤,渗出几粒朱砂样血珠子,是刚被安迷修的剑刮破的,皮肤随着利刃破开,肾上腺素巧妙的削弱了痛感信号。他鼻尖和前额都是灰尘,和着瘀青脏兮兮糊成一片,连带着乌黑柔亮发丝都一同黯淡下来,唯独那双紫眼睛还是明亮的,像萤火,像繁星,像沉睡在世界光阴尽头的梦境。雷狮生来一副好胚子,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眉宇间却盈满钢硬戾气,就算是这般狼狈处境也毫不吝惜尽显处处棱角峥嵘。

安迷修。雷狮不依不饶地叫他,安迷修睁开一只酸痛的眼,颇为疲惫地看向他。他本以为雷狮会借机来嘲讽自己,或是再来上一拳,就像刚才那样就像以前千百次那样。但雷狮没有。他看向安迷修时也是安静的,恍然间使安迷修有了一种错觉,仿佛眼前人乖巧而温顺,内里蕴涵雷霆万钧,头顶王冠黄金红石打造,熠熠生辉光芒不减。但雷狮不是羔羊,是头爪牙尖利的野兽,能撕裂长空贯穿烈日,洋洋洒洒踏海而来,只有现在才是破开惯例变得温和的。雷狮凑近安迷修,湿热的铁锈味的吐息打在骑士脸颊上,像是燃烧的业火灼热滚烫,要将安迷修燃烧成弥散风中的灰烬尘埃。雷狮开口说话,极缓慢极清晰,每一个都带着无法比拟的重量,一下下嵌进安迷修脑海里头。

雷狮说安迷修,你猜我是恨你还是爱你?

安迷修不解。他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思考这个问题,最好将其弃置不理,却又总是忍不住思考,忍不住想要找个满意答案出来。他绞尽脑汁,试图从选择题里找出真正正确的那个选项。他拈起一段回忆,一点点一寸寸往前探寻,却发现所有的过去都纠缠在一起,凌乱错杂,剪不断理还乱,就像他对雷狮那种模糊混沌的感情。雷狮的问题就是一个谜,雷狮也是一个谜,安迷修站在路口,四面八方都是墙,每一堵墙上都有门,门之后还是墙和门,不晓得哪扇门背后是烈火炽焰万劫不复,指不定哪扇门背后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他想了又想,最后极为艰难地下了决定。

你是恨我的罢。安迷修回答。

他虽说是回答了,却怎么想怎么不对劲,怎么想怎么不甘心,就像事实本就不该如此,他只是被半胁迫着作出了错误的解答。在他出神的档儿雷狮手腕一动,凶狠利落地将安迷修扯到眼前。雷狮吻了安迷修。一点都不温柔,一点都不浪漫,血液的气息弥漫四野,一触即过,也不留一秒去回韵悠长。安迷修被磕到了牙,带过去光滑珐琅质一瞬间的摩擦。安迷修又惊讶又茫然。雷狮使劲咬一口他的嘴角,轻薄表皮破损,疼痛丝丝缕缕如织如麻,渗透到骨髓每一点缝隙里去。雷狮笑了。紫罗兰,冷薄荷,风信子,满天星,一刹那间纷纷扬扬绽放成一片海。他应该多笑笑的,安迷修想,他笑起来确实好看。一阵风吹过来,战火、硝烟,又带着花海浅淡却明晰的馨香。雷狮笑的时候眉眼弧度少见的柔软,紫色星系中的行星和恒星都苏醒过来,一切都变得万分生动而灵巧。雷狮笑起来会露出两颗尖锐虎牙,看起来精明能干,又带着微不可闻的狠戾。

你再猜一遍。他听见他说。

评论 ( 2 )
热度 ( 78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