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赤琴】一生一世

*哨向AU。哨兵!赤井秀一/向导!Gin。

*隐晦性描写注意。

*今年的最后一篇文:)



一生一世




即使是很久以后赤井秀一仍会不时回忆起Gin,回忆起他黑色的不露肌肤的风衣,回忆起金色和米色杂糅的长发,回忆起那只通体昏黑羽毛顺滑的渡鸦稳稳当当停在他的小臂上,发出一声粗嗄的嘶鸣。他一向觉得那只精神动物的声音一点都不像Gin,那男人的声音没这么沙哑,而是一种带着金属磨砂样的质感,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赤井秀一还是诸星大的时候蓄了长发,黑色的,柔软绵长地垂到腰窝。他惯用左手,惯于将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他偶尔抽烟,偶尔喝酒,一言一行都像极了他的直属上司。然而归根结底人和人终究还是不一样。他是哨兵,而Gin是向导。他那冰冷的隶属于狙击手的气息被掩埋在表层的泥土之下看不出端倪,而Gin毫不顾忌地将那股子杀意凛冽表露在外硬生生造出一层峥嵘外壳。


当他们刚刚见面时Gin看着他的黑豹默不作声,反而那只渡鸦扬着翅膀扑楞了几下。赤井秀一略微低头,黑豹便顺从地坐下来,高大威严,黄金瞳里闪动的是永不止息的熊熊烈焰。Gin还是没出声,过了半晌他才转过身去缓缓开口:开车。


Gin稍稍开了一丝车窗,冬日的冷风飕飕从窗户缝里吹进来,顺便带走几分本就不多的暖意。金发男人点了根烟,白色烟雾里他阖上双眼。赤井秀一一心一意光明正大压着最高限速行驶,烟味儿有些呛,他抽抽鼻子,才在香烟的浓郁气味里捕捉到一缕微带苦涩的酒精味儿,混杂着冷空气冲入他的鼻腔直刺肺叶,冷得像是青绿松针上落着的雪。如果Gin不在赤井秀一身边他说不准会一边咳嗽一边笑出声来:这人竟骇人至此,连信息素都带着浓浓一片杀气。到达目的地后Gin把烟头扔到地上,用鞋跟把最后一点红光踩灭了。跟过来,他短促地说。赤井秀一应了一声跟了上去。从此他开始在茫茫深渊里涉足。


他第一次以下犯上是在组织的一次聚会以后。那帮部下争先恐后给Gin敬酒,金发向导冷着一张脸来者不拒。他确实喝了太多,眼角苍白一片,脸颊却红得发烫,只是隐藏在他的风衣领后看不出来。赤井秀一无意间扶了他一把,被那灼人的热度吓了一跳。他借口说Gin身体不舒服要回去休息,就在小弟们一片起哄声和酒盏碰撞的声音中一瘸一拐把Gin搀走。Gin比他高一点,也比他瘦一点,浑身上下骨节分明,硌得赤井秀一掌心发麻。金色的长发乱糟糟地垂下来蹭着赤井秀一的侧脸,细微的触觉带来一阵瘙痒。


他好不容易把Gin扶到屋里让他躺下,还没等转身离开就听见Gin喊他。Rye。他这么说道。赤井秀一一时听不清他说话,于是半跪在床沿凑了过去,结果被Gin一拽领子,直接了当和他来了个亲吻。赤井秀一只觉得嘴唇磕得发疼,酒味铺天盖地洋洋洒洒,搞得他原本清醒的脑子也混沌一片。向导拽着他的黑发,逼着哨兵低下头啃噬自己的肩膀,思维网路伸出泛着银光的触须去触碰赤井秀一的,然后和着酒液和烟草的气味融为一体交错繁杂再也分不开。赤井秀一的感官在那个瞬间提升到了崭新的层次,他能够听见风的流动鸟的振翅,也听得到渡鸦的啼鸣和黑豹的咆哮。他张开嘴,朝向导脖颈后面的腺体咬了下去,浓烈的信息素随着血浆喷涌而出,在那一刻赤井秀一就明明白白地知道他们已然缔结连接。


事后他们躺在床上,Gin侧身躺着,赤井秀一从他背后用双臂环绕着他的向导,胸膛挨着Gin突出的肩胛骨。月光从窗帘后面洒过来,万事万物一片淡然无声的蓝灰色。这个时候赤井秀一莫名其妙就想到了他们初见那会儿也是与此时等同的沉默。一样的酒精味道,一样的香烟气息,飘飘渺渺漫漫茫茫,飘飘悠悠一直散落到夜晚清冷的空气里头。赤井秀一在这个庞大组织里混了几年,一路上是踩着数不清的尸骨和鲜血爬过来的,他克服了那么多艰难困苦,却最终坠入了名为Gin的深渊。他真真切切地想了半天,怎么也绕不出来。酒精冰凉的味道在他的舌尖猛然迸发开来,薄荷醇一般席卷味蕾的每一个角落,他拼命咽口水,那凉意却始终挥之不去如同上瘾。不知怎得他总感觉Gin会开口问他,问他说Rye,你还要纠缠多久。而他赤井秀一也已经为此拟好了回答:一生一世

评论 ( 13 )
热度 ( 63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