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银鹰】榭寄生

食用预警:

-结尾盾铁彩蛋,不喜者可略过。

-食用愉快!




克林特毫无防备。

他的最后一支箭刚刚脱手而出,坚韧的弓弦还在铮铮作响。他甚至还没听到箭头穿透靶心的那声钝响,冰凉金属留在指尖的触感还没褪去,就被那阵熟悉的迅疾的毛茸茸的飓风给拍到墙上。他几乎能听见后腰咯吱一声,又因为这超高速有些头晕目眩——若不是他知道会耍这种花招的只有皮特罗,他肯定分分钟把来者当成箭靶子射个对穿。

"快银,马克西莫夫,皮特罗。"克林特把皮特罗的名字挨个念了个遍,声音沙哑,"有事儿吗?"

"克林特,"皮特罗搂着他,深情款款地盯着鹰眼,几乎每一根银发都散发出名为男友力的光辉(太亮了,从没发现训练室的灯光这么亮。克林特想),"圣诞快乐。"

"好孩子,这才平安夜。"克林特感觉这姿势难受得很,他抬手给了皮特罗一个暴栗,"圣诞节要等明天呢,哈。"

被弹了脑门的皮特罗浑身一抖,却仍然没有放过克林特。"那也是圣诞节的一部分,"他嘟哝着,眼睛还是亮亮的,"好,克林特,我要亲你了。"

"什么——?"克林特用那种属于鹰眼的锐利而写满嘲讽的眼神看他。皮特罗被看得发毛,只得抬头示意克林特往上看。克林特一抬头,正好看见一枚榭寄生被他的箭钉在他的正上方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还在可怜巴巴左摇右摆的枝梗的汁水还没干透。他眯起眼睛。

"皮特罗,"他说,做出一幅严厉而沉痛的样子,"你把队长的植物小可爱撅了。"

皮特罗缩起肩膀。"我——"他磕磕巴巴试图给自己一个解释,眼睛飞快地眨着,"我就是——"快银一向伶牙俐齿,此刻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他也的确犯了错,好吧管他呢),嘴唇抿成一条细线,紧张兮兮地不敢看克林特,长睫毛下面的绿眼睛几乎有水汽蒸腾。克林特心软了。他刚抬手准备摸摸皮特罗脑袋,就听见年轻人有点儿委屈的声音。

"克林特,"皮特罗说着,拧着眉毛,"我想亲你…很想,非常想亲你。"他像是一条大狗,垂头丧气地耷拉着尾巴。克林特叹了口气,双手捧着皮特罗的脸颊迫使他看向自己。皮特罗心慌得很,目光四下乱飘,就是飘不到克林特琉璃样的眸子里。克林特又叹了一口气。

"好吧,"克林特的声音温沉柔软,"圣诞快乐,皮特罗。"

他轻声说着,给了皮特罗一个柔软的带着曲奇甜味的亲吻。








彩蛋:

"我的榭寄生被人摘掉一枝。"史蒂夫看起来有些难过。

"我们不需要它也能接吻啊。"托尼大大方方地如是说道。


END.

圣诞快乐!给你们糖吃x


评论 ( 10 )
热度 ( 94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