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EBrandt】无需理由

食用预警:

-很短很短。

-ooc致歉。

-食用愉快!

  

 

无需理由

 

 

有时布兰特会想,如果他没遇到伊森,那一切会是什么样子。

他仍然是IMF最优秀的参谋,是过目不忘记忆力拔群的威廉。他会絮絮叨叨地抱怨每一个特工犯下的错误,会在亨利的桌上摆下一打又一打的任务报告。他会在每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去晨跑,去踩碎日光投下的每一点斑纹。他还是会绕道去离自家三个街区远的咖啡店,递去几张零钱,买一盒挂了彩色糖霜的甜甜圈和一杯加了双倍奶的咖啡。

他仍然心思缜密冷静镇定,仍然表情平和波澜不惊。他说不定会一路走过,最后接过局长这个背负沉重责任的位子。他总是会想得很多,让自己像弓弦一样绷得紧紧的,只肯在政府的重重压力下留给自己一丝丝喘息的余地。最后我可能死于疲惫过度。他迷迷糊糊的想。

伊森闯进他的生活时他根本毫无防备。这个传奇特工的出现打乱了他习惯了的日常,就像石子投入湖中惊起了一圈圈透明的波澜。在每次晨跑时他总会遇到伊森。有时在第一个拐角的小巷,有时是第二个。后者会拿着一个棕色的牛皮纸袋嘿然笑着冲他走过来,身上弥漫着咖啡温暖的香气,或许可以再加上一点甜品的柔软甜味。他把那个暖烘烘的袋子塞到布兰特怀里。举手之劳。他笑着说。笑容在阳光下灿烂的炫目。

在他通宵两天之后还要强打精神整理文件时伊森会毫无保留的表现出他的不满。特工拧着眉毛,把鬼画符一样的档案从布兰特打颤儿的手下夺过来,粗暴地把那几张可怜的纸张甩到地上,然后近乎暴力地把还在挣扎的布兰特扛起来扔到床上,用层层叠叠的枕头和被褥把他包裹起来。睡觉。他命令着。把粗糙的温热的掌心盖到布兰特发红的眼睛上,直到后者的呼吸声变得平稳均匀,他才站起身,把文件收拾好。接着他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拙劣地模仿着参谋的笔迹给那些纸张一一签字。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伊森在他心中莫名顶替了任务的地位。任务第一,这才是他应该铭记的。他从没为了什么人激动或是紧张的几乎失去理智。但自打和伊森相遇后,他在安排工作时总是会考虑到伊森的安危。他不想看见他受伤。而伊森看起来毫不在意,他甚至能够在断了三根肋骨躺在病床上的情况下,用轻的像薄雾一样的气音和他开玩笑。布兰特这时总是会发火,会用文件夹狠狠地拍在医院苍白的水泥墙上。他对伊森吼着,指责他的行为是多冲动多么不要命。伊森什么也不会说。在他发泄完之后,伊森抬起手叫他过去,然后在他耳边,悄悄地说一句抱歉。在那一瞬间布兰特的心就软了。他瞪大眼睛看着伊森,嘴唇颤抖着。最丢脸的一次,他的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都是伊森才让这一切听起来都不对劲。他让他变得激动、焦灼,甚至违背了不把感情带入工作的原则。布兰特本该埋怨他然后远离他,继续他自己孤独单调却井然有序的生活的。但他没有。

因为他不只是伊森·亨特,也是他此生的爱人。

评论 ( 12 )
热度 ( 74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