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布兰特/雷米无差拉郎】仅此而已

食用预警:

-来自 @黑D 的前文 戳我

-布兰特/雷米无差拉郎。

-ooc致歉。

-食用愉快!



布兰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见到雷米。

一周?两周?还是一个月?或是更久一点?他每天都强迫自己从山高的文件中挤出一点时间去跑步。每次路过那个他遇到雷米的路口时,他都忍不住停下来稍稍环顾一下周围,想看见那个黑着眼圈的小混混。一开始雷米的酒瓶就在路面上七横八竖,后来酒瓶不见了;接着是墙根的烟盒,后来烟盒被扫走了。最后他在道边靠着墙休息时,他看见了那个生了锈的开瓶器。他犹豫了一下,把它捡起来,擦了擦上面的泥土,然后揣到了自己的衣兜里。

他本以为他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那一天,布兰特照例出去跑步。太阳挂在天空西侧的一角,红色的光辉浸染了半片苍穹。他踩着光芒和影子,调整着呼吸,穿梭在交错的小巷和林立的楼房中。当他路过那个熟悉的路口,心不在焉的扭头张望时,他猛然刹住了脚步——

在楼房背光的阴影里,有人蹲坐着,身边酒瓶和香烟撒了一地。那人抬起头,朝布兰特咧嘴笑了一下。

是雷米。布兰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雷米显得憔悴了一些。他的眼窝微微陷着,眼角有着深深的青黑。他的头发长长了一点,乱七八糟的支棱着。他的衬衫上有乱糟糟的污渍,比如尘土、灰烬、还有早就蜕变成深褐的血痕。他叼着烟,看着布兰特。

"好久不见,伙计。"雷米哑着声音。

布兰特又吃惊又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了?"他开门见山。

雷米顿了一下,然后他抓了抓后脑勺。"没什么。"他的目光从布兰特身上移开,盯着他脚边的一块粘在地上的口香糖。

"说实话吧,雷米。"布兰特说,"我又不会抓你走。"

雷米没有移动他的目光:"可你是个条子。"他说,“我不想进监狱。”

布兰特扶着额头。"好吧,但我保证,保证不会抓你走,也不会让别人知道。"他认真的看向雷米,说道,"所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雷米将信将疑地看着布兰特。他吐出一口烟雾,开了口:"我和几个朋友——或许是朋友——干了一票,然后闹掰了。"他低着头,用掌根磕了磕脑门儿。"他们怎么样…操他的,谁知道。反正最后钱没了,人也没了。我也就挨了几个枪子儿,好在我命硬。"他干笑着,抓过身边的啤酒瓶,看着和瓶口咬合紧密的瓶盖发呆。

布兰特紧紧抿着嘴唇。一想到面前这个年轻却颓丧的家伙,他心里就没来由的不大舒服。他往前走了几步,蹲下身子,使自己的视线和雷米的保持水平。然后他从兜里摸出那个开瓶器,递给面前这个年轻的小混蛋。

"你的东西。"布兰特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别去发颤。

雷米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接过那个带着体温的开瓶器,放在手心里翻来覆去摆弄了半天。"呃,谢谢。"他说,"我已经烦死易拉罐的啤酒了。"他还干脆利落毫不犹豫地亲了开瓶器一口。

布兰特看着他启开啤酒接着顺畅的扔掉金属瓶盖。闪着光的瓶盖咕噜噜地滚了几圈,然后无能为力地躺在地上。雷米自顾自的喝了一大口,然后抹抹嘴,把还剩半瓶的酒水递给布兰特。"来点儿?"他口齿不清。

布兰特犹豫了一下,接过了酒瓶,他注意到它已经过了保质期一整周。他没有将它一饮而尽,而是灼灼的看着雷米。

"雷米,"他说,"你为什么要回来?"

雷米抬起头,布兰特看见他蓝色的眼眸深处有着燃烧跳动的火苗,那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光彩。他嘿嘿笑了几声,身子往后一倾,靠在冰冷的水泥墙上,他略微抬起头,望着远方蔚蓝和赤红交界的天空。

"因为我想看你跑步啊。"他说。

评论 ( 6 )
热度 ( 22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