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贱鹰无差粮食向


食用预警:

-死侍/鹰眼无差。或者说,根本看不出来cp向。

-对死侍性格摸得不大准,ooc请多包涵。

-假装鹰眼住在一楼。

-食用愉快!


    巴顿特工现在十分苦恼。

    他本来不是个有钱人,穿着也不像百万富翁那样能闪瞎人眼,住的地方是个斑驳破旧的大楼,还养了条从大街上用剩披萨拐回来的流浪犬。总之一句话,看起来穷如狗。但就是这么个家伙,却遭遇了一场几乎毁天灭地的大灾难。

    他家的冰箱被偷了--确切地说只是冰箱里的东西,冰箱还在那儿好端端的不动呢,但里面的酱黄瓜、奶酪片、黄油、生菜、火鸡肉和面包都被一洗而空,连角落里还剩一两块的小饼干都没逃过。克林特很生气,他想抓住这个小混蛋,然后把他挂在墙上当靶子。挨饿的愤怒不是谁都忍得了的。克林特恶狠狠地想。

    然后他就下手了。

    他事先买了点儿面包片塞到冰箱里。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关上了灯和门窗,然后悄悄的蹲伏在离冰箱不远的黑暗的角落里,握着装好了的油灰箭(好吧,就算他很生气,他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去干掉那个混蛋的。即使那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他眯缝着眼睛,放缓了呼吸,使自己掩藏在黑漆漆的阴影里。

    不大一会儿,他透过窗户看见有个人影晃晃悠悠的走到门前,朝里张望了一下,然后那人猫下腰。克林特扶了扶自己的助听器,他听见撬锁的咔嗒声。

    小贱人。克林特暗自骂了一声,蹲得更低了些。

    门吱呀一声开了。人影鬼鬼祟祟地走到冰箱前,打开了冰箱门。克林特抓住机会搭弓射箭,箭羽划破空气,不偏不倚正好打中来者的脚下迸发出一片富有粘性的油灰。那人"嗷"的一声猛然转过身来迈出一只脚想要逃跑,可惜他不知道这武器的功能在哪里,他一脚没迈出去,反而差点摔了个嘴啃泥。还没等他摆脱油灰陷阱,克林特已经打开了灯。

    他看见穿着红黑相间紧身制服的雇佣兵小腿以下都沾满了黑漆漆的黏性物质,手上拿着几片面包,嘴里鼓鼓囊囊塞满了食物。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直勾勾地盯着克林特。面罩只罩住了他的半张脸,上面还沾着点儿面包渣。

    "死侍?!"克林特说,声音里炸开了怒火。他现在后悔没用真箭头,反正这佣兵也死不了。

    小偷先生朝他挥了挥手,脸鼓鼓的。"哟巴顿好久不见..."他叽哩咕噜地说了一大串儿话,但克林特根本一个字儿都没听清。他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你就不能先把嘴里东西咽下去再说话?"

    死侍接受了他的建议。雇佣兵抻着脖子费劲的把面团吞下去,克林特看见他的喉结艰难地蠕动着。谢天谢地他总算把嘴部空间腾出来了,只是把他噎得够呛。这个家伙嘴根本不能闲着,他揉了揉发麻的腮帮子:

    "嘿搭档我跟你说..."

    "不是搭档。"

    "好吧好吧,不是搭档我跟你说..."

    "别那么叫我!"

    "你无理取闹还是怎么样啊你说你不是搭档哥就叫你不是搭档了!"

    "你脑子里头都装了些什么破玩意儿!"克林特怒气冲冲。

    "其实主要成分跟你差不多,不过多了一点点--"死侍伸手冲他比划,"一点点对小鹰的爱。"

    "爱你妈!"克林特咬牙切齿,他想把箭头戳到这个嘴贱佣兵的脑子里。现在,立刻,马上。想的不得了。"你半夜来我家撬冰箱这叫你爱我?"

    死侍无辜地看着他。"资源共享嘛。"他说。

克林特无力地朝他翻了个白眼。"说真的,你已经对我家冰箱下手好几次了是吧?你总不该这么穷,你还能一次买下四个。"

    死侍正在把他的面罩拽下来,一听鹰眼的话(没准是穷这个字),他马上就像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大呼小叫起来:"说什么呢!我来找你是因为哥失业了!我都给好多哥们儿打过电话求聘用,包括钢铁侠!但他们都没搭理我!我的心都快碎成玻璃渣了。"

    克林特平静的看着他。"你戴面罩我没法读你唇语。"他说。

    死侍发现克林特把助听器摘下来了。他是故意的!雇佣兵狠狠地撇着嘴,一把把面罩掀上去。"我刚才表达对你的爱意呢。"他说。

    克林特一脸狐疑地看着他,接着不耐烦得挥挥手:"扯淡。你就不能说点儿正经事?"

    "好吧好吧,如你所愿。"死侍咳嗽了几声顺便请了清嗓子,挺直腰板一板正经,然后满怀期待的看向克林特,声音有点嘶哑:

    "我说,有水吗?"

评论 ( 17 )
热度 ( 95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