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你们夜寒老师 @夜寒 的梗。

格瑞赶到的时候,战役已经结束了。沙场上是满目的血和黄沙,浩荡地席卷而来,裹携着刀刃般尖利的风。银发军师抿着缺少血色的薄唇,极小心地从零星的未被血液染红的沙地上踩过去,在尸横遍野里寻找嘉德罗斯的身影。
军师!将士在他身后哽咽道,他们是全军覆没。
格瑞没有听他的,顽固地继续在风沙中寻找着。在离一开始很远的地方,在敌军阵营的腹地,他终于找到了嘉德罗斯。金黄发色的将军身披铠甲,无声地躺在浊红的天地间。在他身边横亘的是无数士卒的尸体,无一例外地环绕着嘉德罗斯,呈现出一种保卫的姿态。
他不应该这么安静的。格瑞无端的想。他不适合沉默,他适合的是人群中热闹和喧嚣,适合的是西洋的玫瑰和焰火。他总是莫名地回忆起那次宴会的光景,嘉德罗斯在明亮的暖橙的灯火中回过头,油灯的光焰在他星辰般发亮的眼眸里跳动,是整条银河的星芒都汇聚在他鎏金样的瞳仁里。他面颊泛红,端着青铜的酒樽向格瑞敬酒,整个人都像一团炽热的火,燃烧着无止尽的狂热和激情,永恒的自由自在和豪情万丈。他是光,也是太阳。他又回想起在那个月夜里的嘉德罗斯来,回想起嘉德罗斯在清冷的月光下素白的面颊,回想他灼热的手指是怎样覆上他的手背的呢,他强硬的态度是怎样柔情似水的呢,他柔软的唇是怎样笨拙地亲吻的呢,嘉德罗斯,他的将军,他的爱人,是怎样小心翼翼地爱他的呢……他低头看向嘉德罗斯,他尚未瞑目,眼底的火灭了,但格瑞知道有些火种不会在黑暗里无尽地沉默,他的嘴角在血污下勾起,居然是一个笑容。要怎样的力量才能让人在锋利的钩戟和刀枪之前也能够坦然面对的呢,要怎样的一种信仰才有让人面对死亡也能够用微笑来面对的勇气呢。
是爱啊,嘉德罗斯。
他叹息着,然后他伸出手,轻轻地、极尽温柔地替嘉德罗斯阖上了那双睁了许久的眼眸。

评论 ( 11 )
热度 ( 72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