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铠约】一千零一夜

百里守约是蓝田玉做的躯壳,鸽血红制的血肉,月光石成的发,丹朱砂染的眼,白珍珠的牙齿,红玛瑙的唇舌,还有一颗金子熔炼的心。铠有时会觉得百里守约很奇怪,看去是温热的,内里却稍微显出一点凉薄,同时生发出一些惺惺相惜的同病相怜。他们第一次守夜是在百里守约到来的第十一个夜晚。月白发色的青年人矗立在长城之上,星月的光辉洒下来,勾勒出朦胧的一片影。铠站在他身后,回忆起百里守约白日里同花木兰讲起胞弟时的坚持。他突然明白了。
因为孤独。孤独是他们共同的财富,他们都是孤独的人,而孤独的人在哪里都是孤独的。
在第一百零一个夜晚也是他们共同守夜。那一夜铠第一次亲眼目睹黑夜战场之上的百里守约。他们不是第一次并肩作战。三十天之前魔种在清晨时分大肆进攻长城,嘶吼咆哮不绝于耳。漫漫黄沙之后是血,透着浓重的血腥气。拖着重剑劈开野兽躯体的铠在目光狭窄的罅隙里看见百里守约,站在墙体的边缘,平端着狙击枪,腰身在夜里勾勒出平滑的弧度,显得危险而摇摇欲坠。黑夜里的百里守约也同样尖锐而致命,每一颗子弹都以极尽刁钻的弹道轨迹钻进魔种最为脆弱的心脏。铠一向不喜欢血,但此时此刻他居然觉得在百里守约的枪口之下血成为了一种艺术,鲜艳且明亮,包括在他命中最近的一只魔种之后溅落在他眼角的血珠也显得灵活生动起来。战斗持续了二十分钟。百里守约从墙体上跳下来,大概是因为蹲伏的姿势使得他双腿麻木,落地时的姿势有些不稳。铠就站在边上,顺便扶了他一把。百里守约抬起头,说:谢了。
铠仍然凝视着百里守约眼角的那一滴血,想象那是一株蔷薇在雪白墙壁边缘攀沿绽放。
没事。他说。
第一千零一个夜晚仍然是铠和百里守约站在长城之上。铠看向百里守约,想百里守约是蓝田玉做的躯壳,鸽血红制的血肉,月光石成的发,丹朱砂染的眼,白珍珠的牙齿,红玛瑙的唇舌,还有一颗金子熔炼的心。百里守约是不可战胜的,愈强大的人便愈是孤独……没有人能脱离这个定律,他们也一样。孤独的人在哪里都是孤独的。但如果可以的话——
守约。铠轻声唤他。
百里守约在极温柔的月光里回首看他:怎么了?阿铠。
百里守约卷着他红玛瑙样的舌,抵着白珍珠样的齿发声,声音弥散在夜晚微凉的空气里。铠在边疆戍守四年整,历经过无数的厮杀和搏斗,都是鲜血淋漓而残酷峥嵘的过往,却在此刻温吞的场景之下瑟缩起来,显得脆弱而不堪一击。
他说:我喜欢你。
百里守约愣了一下,旋即笑了:阿铠,怎么你也学会开玩笑。
不是玩笑。
铠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他觉得紧张焦虑,急躁不安。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胸腔里燃烧起来,滚烫而灼热,是一团火,炽烈地燃烧着,从光芒里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勇气和坚定。他伸出手,捉住了百里守约的,肌肤与肌肤之间仅隔着一层被体温捂热了的铠甲。铠先是盯着百里守约红色的有着狼一样的圆形瞳孔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凑过去,鼻尖挨着百里守约耳朵上的绒毛,极其认真的、一字一句地说:不是玩笑……他说,我真心的。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