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嘉瑞]不可思议小镇

感谢我枣,终于把这篇写出来了!岚爱你!不枉我天天催你耶!!

是蝙蝠饲养指南的联文!


尊礼:

架空 是糖 联文产物 格瑞蝙蝠化


门口的纸壳箱里有一只橘子在动。

嘉德罗斯起初并没有打算管它,因为在这之前已经有好几只橘子自己长腿跑掉啦,嘉德罗斯有一天傍晚放学回来时还亲眼目睹了一只橘子颠颠跳跳地跑出门去,那姿态活像某种小型哺乳动物的幼崽。所以这次他只是懒散地窝在一边,等着橘子跑出来,然而他等了半晌,橘子只是不住摇晃着,嘉德罗斯等得不耐烦,趿拉着拖鞋气势汹汹来到箱子旁边,一把抓起那个橘子:“渣渣,这么慢。”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一低头发现箱子里有一小块儿青灰色的茸毛,嘉德罗斯下意识地皱起眉,他可不记得橘子会烂得这么快。

伸手捞出这一小团不明物体,竟然是温热的手感。手心里的东西动了动,浅紫色的眼睛微微泛光,对上他好奇的目光又马上移开,不情不愿地把自己压在身下的翅膀抽出来。“这……”这玩意,是蝙蝠吧?!谁家走丢的宠物吗?嘉德螺丝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它,见它没什么反应便愈发肆无忌惮起来,逗猫一般地搔弄着小家伙的头。小蝙蝠十分冷淡地偏过头,避开了过于亲昵的抚摸,紫葡萄一般水润的眼睛又转向嘉德罗斯,不知为什么,嘉德罗斯有种正在被人打量的不适,于是他莫名焦躁地回瞪过去。小蝙蝠沉默半晌,终于“叽。”了一声,随后看向那双金灿灿的小太阳,好像在期待什么。有一丝讶异从金色的湖面上滑过去,嘉德罗斯好奇地开口:“叽?”

两个生命体沉默了半晌,嘉德罗斯认认真真耐着性子等待着下文,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正在转向尴尬。小蝙蝠终于放弃了尝试,一发力,晃晃悠悠地飞了起来,几乎是摔到学习桌上,闷闷的一声响。嘉德罗斯听得有些疼,赶紧凑过去看,只见小蝙蝠用前肢抱住了铅笔,摊开的练习册上多了几条线。“木……格……格瑞?”是格瑞家的宠物吗?智商接近人类了啊。“我”纸上又多了一个字符。

记忆中颜色淡薄的身影,是个十五六岁的人类少年。“你是人类吧。”他点了点小蝙蝠:“我们这边隔三差五就会有奇怪的事,你中招了?没想到你人品这么差。”他换好衣服,拎起小蝙蝠把它塞进围巾里:“我会想办法把你变回来陪我打架。”小蝙蝠贴着他的脖颈动了动,蹭得他很痒。他又随口补充道:“如果你敢咬我那就死定了。”

他走上街去。丹尼尔不在镇上。前天他不知是什么物种的宠物小黑洞吃掉了银爵的档案。如果他不能赶在竞赛培训开始前拿到档案,这可怜的孩子就只好在家乡待着,继续他游荡的旅途。街上没什么人,他走了一阵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他在口袋里翻了一会儿,掏出一把皱巴巴的纸币,其中卷了几枚硬币。草草扫过字迹模糊的使用说明,三枚硬币落入孔洞发出空荡荡的响声,他向上提了提围巾好遮住里面十分安静的小家伙,踮起脚摘下话筒,拨打了电台的热线。他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能得到什么有效的信息,但在这个没有报纸的小镇上,无线广播几乎是唯一的传媒方式。

接电话的是位女主持人。“您好,请问……”

“昨天我的朋友变成蝙蝠了,我该怎么把他变回去?”

“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你可以参考图书馆的资料。”

“我知道了,谢谢。”

“等等,小家伙,现在是情感节目时间,你有什么故事好与大家分享吗?”

“没有,我可以挂了吗?”

“一定要说一个啊,随便讲个童话故事也可以。”

“…我认识两个人,男孩A喜欢女孩B,A粘着B,B 不喜欢A粘着B,A还是乐此不疲。没了。”

“真可爱,你给那男孩子提什么建议了吗?”

“提了,我叫他离人家远点儿。”

一阵沉默,嘉德罗斯放下了电话,转身向图书馆走去。

前台是个扎着双马尾的大姐姐。

“我梦见我变成星星了,那种写着把我变回来的方法的书在哪里?”

“在二楼,但像你这样的小孩子还是不要看比较好。做一颗天上的星星不好吗?”她的蓝眼睛认真地看着这个说胡话的小孩。

嘉德罗斯摇了摇头,看到书柜尽头的大门锁着,便退出了图书馆,绕了半圈接着一块石台爬上了窗沿,推开窗户跳了进去。金色的尘埃漫无目的地飞舞,地毯给晒退了色,嘉德罗斯在书架间穿行,围巾里的毛球探出头来,小爪子在他的脖颈上写写画画。

“你觉得这一本可以?”-是

“你能看懂?”-是

一大圈走下来,楼上大半堆的都是古老文字书写的有关魔法的论述,几柜小说、童话集和曾经漂洋过海的诗歌。最后他抱着格瑞选好的两本大字典般的笔记,中间夹了一本童话书,跳下图书馆的窗沿,回到家里。

“叽。”嘉德罗斯伸手将书面上平摊的笔记又翻了一页,仍旧低头看着架在大腿上的练习题集,末了用铅笔带橡皮擦的那一端戳了戳头顶的毛球:“喂,要不要比一比谁先做出这道题?”

毛球没有动静。他无趣地将这页翻过去。

“叽。”嘉德罗斯一边伸手又翻了一页,一边一目十行地扫过童话故事,右手指尖夹着的纸页越来越薄,最后他唰地一下合上了书,拎起小蝙蝠到嘴边亲了一下,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当机的小毛球看。

“什么啊,都是骗…”嘉德罗斯不满地开口,手中的小毛球瞬间被光芒淹没,腿上多出的压力生生压住了句子的后半截。嘉德罗斯微微仰头,看见对方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抬手擦过唇瓣,目光转向他时他看见自己倒映在紫色湖面上讶异而雀跃的神情。

格瑞站起身来,先是气息从过于靠近的距离中消失,然后是线条优美的小腿掠过他面前时带起一小股气流。练习册慌乱地摊开好像一只受了惊的鸟儿。

“这道题,宇宙中有这样两颗星星……”

嘉德罗斯托着腮定定地看着那两朵不转向他的紫罗兰,在题目得出结果所造成的短暂沉默中开口:“再来一次。”

 

结尾一:后来嘉德罗斯再也没有见过格瑞本人,格瑞成了作业帮上的老师,他只能每天付费对着他新上传的解题视频发呆。

 

结尾二:后来纸箱里的橘子再也没有跑出去,而格瑞却频频来敲嘉德罗斯的门。


这篇文章来自于遥远的一次联文,从此就莫名其妙欠了一篇债。

感谢这个家伙 @洛岚_随遇而安 ,提供了这个甜甜的开头,主线也帮了很多。结尾也有她的功劳,请不要只打我一个人。

我终于还清这家伙了。

评论 ( 2 )
热度 ( 84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