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西瞳】不知晓

作为一宗之主,西门当然是有很多秘密的。他生来便是笑模样,眼角好看的上挑,眼尾拖抹一点红,并不把喜怒哀乐全然展露在面庞上。殊不知眼里的桃花潭水沉底了多少无可奉告的事情。瞳瞳不一样,他年轻而好动,直率而坦诚,一喜一悲于表情里皆是读的一清二楚。他们还是眼宗弟子的时候打牌,抽到决定胜负的一张时西门便读他脸色:好牌便笑逐颜开,烂牌则咬唇皱眉,结果诚然显而易见,西门几乎包揽全部胜局。

瞳瞳不服,一拍石案:西门!你作弊!

西门悠然自得展开花面折扇:输便是输了。

瞳瞳道:赶紧从实招来,怎么次次都是你赢?

西门在桌下踢他一脚:说了就不是秘密了,去去去,赶紧去拿鱼饼回来。

瞳瞳又鼓起脸颊,他仍保留着少年的习惯:去就去!下次我不会输给你。说罢,转身蹬蹬地走了。西门倚在树上,扇面遮住半张脸,仍然是笑着,眯着眼看向瞳瞳,颇愉悦。

瞳瞳取了鱼饼回来,道:西门,你怎么总是在笑?

西门道:天性使然,没办法嘛。

又故作严肃,蹙了眉说:怎么,不喜欢我笑?

瞳瞳盘腿坐了,拄着下巴想了许久,才道:也不是。他说,那就一直笑下去吧,西门。

西门恢复一双弯弯眉眼,道:好。

他确实是一直在笑的,唇角向上扬起,是花瓣一样柔软圆滑的弧度,眼睛眯起,连湖中水纹都四漾开来。他笑得很巧妙,不很热情,也不很凉薄,是若即若离的温暖,刚好处于亲昵和疏离中间,一分不多,一毫不少。

瞳瞳道:西门,你还是笑得好看。

西门道:好,我听你的。

所以把瞳瞳关入冰牢时,他依然是笑着的。从前他眼里是桃花林,落英缤纷。再后来,一眼看去仍然是桃花林,绚烂夺目,但再深入地望过去,里头仅是剩下一座孤城与断壁残垣了。 



西门心里有很多秘密。

比如说他为瞳瞳做点心时会多加些甜酸的梅子,比如说他用幻境把瞳瞳从噩梦中唤醒,比如说他在瞳瞳生病时无言地握住他的手,比如说他在瞳瞳沉睡时落在他额角一个吻。比如说他看到的未来里瞳瞳选择了义无反顾,比如说他擅自更改的未来里仍未与瞳瞳并肩,比如说他击败瞳瞳成为新一代宗主,比如他以擅自动武为名将瞳瞳关入冰牢。

比如说,他爱他这件事情,怕是再没机会说出口。待战争爆发之时,他只身来到坚冰面前,看向屏障中长眠的故友。禁锢他善心的枷锁似乎是松动了一瞬,而他只是叹息一声,抬手摸上了冰凉光滑的冰面。

无所谓的,瞳瞳。西门说,至少你还活着。

他毫无波澜地想:至少我还爱他。



十年之后瞳瞳终于苏醒过来,击碎西门心中枷锁使其重归心智清明。当他们站在殿堂之前准备开始新一轮宗主选拔之时,西门说:唯有冰牢的事我不会道歉的。

他以为瞳瞳会暴怒,印象里的友人总是冲动毛躁的样子。可瞳瞳没有。瞳瞳背对着西门说:我也不会道谢的。

他说得很慢、声音小而清晰,一字一顿传入西门的耳畔。他捏着折扇的手抖了一下。

瞳瞳不应该知道的,西门胡思乱想,他不应该知道我在救他……这是我的秘密。



在比试之后的夜晚他们在星空之下见面。眼宗地处极寒之地,空气稀薄而冷彻,天空也比其他地方更晴朗些,每一颗星辰都清晰可见。很远的地方在燃放烟花,巨大的焰火在半空中爆炸开来,迸发出耀眼的红色蓝色绿色。眼宗终于迎来了新生。他们站在山巅望着,火星下落的时候容易使人想起来流星雨的神话。

瞳瞳道:西门,不知你还记不记得,很久之前……十年前也曾有过这种光景。

西门道:是呀,你那时还要我把你抱的高一点,好看烟花呢。

瞳瞳鼓了脸颊:尽是说些陈年旧事!

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却是想和你一起看下去。

然后便是无言。西门觉着该说些什么,要不心头梗结无从释怀,只得艰难地吞咽着,哽咽道:瞳瞳,唯有冰牢的事我不会道歉的。

他觉得瞳瞳会和上次一样回应,可瞳瞳没有。姜黄色的猫在盛世烟火的光景里转过头来,海蓝色的眼睛里星星在闪烁,他的声音混杂在烟火爆破的声响里,明明应当是细微的,却在西门耳边雷霆般炸响开来。

他说没关系的,西门,至少我还活着。




西门,西门,你早该明白的。你以为自己瞒天过海天衣无缝,你确实是这种人。你习惯把太多的秘密藏在心里,藏进眼中那潭樱花色的湖泊水底,隔着烟紫色雾气看不明晰。可这次不一样,因为爱就是这么不安定的因素。它灼热、滚烫,轻而易举地搅乱波平如镜湖面,如同捅漏一层纤薄窗纸。西门,西门,你没办法否认你爱他。这是你最大的秘密。而瞳瞳自然也有着你所不知晓的事情:比如说,你的一切他都知道。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102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