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头像by鲫鱼

过气搞笑写手。
三党,周弧。
cp混邪,请慎重关注。



今天的岚也很想吃火锅。
或者大早上去公园打一套太极。
或者养生。

停电了。 

上一秒嘉德罗斯还拉着格瑞窝在沙发里,面前的茶几上是两包打开的薯片,一包是原味,一包是烤翅味,被吃的只剩个空底,除去洒出的一点薯片渣在桌面上。他们在看电视,荧光屏亮亮的,海洋和山河呈现在液晶屏里。当飞鱼从水面上腾空而起时,随着一声不知缘于何处的咔嗒一声轻响,世间万物坠入一片黑暗。

停电了。格瑞说着,伸手去摸身边柜子上的手电筒,我去看看电闸。

别去!嘉德罗斯突然拽住了他的手,力气很大,把格瑞拽得一个趔趄。

格瑞在黑暗里回头:怎么了?他说,我去去就回,电闸就在门口。

别管它,格瑞。嘉德罗斯同样在黑暗里说,回来。

格瑞拗不过他,只得回到温暖柔软的沙发上坐下,肩膀靠着嘉德罗斯的。他问:怎么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嘟哝着:我不喜欢黑夜。

格瑞说:你又做梦了。

嘉德罗斯多梦,梦见的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山崩地裂樯倾楫摧,整个视野呈现出一种诡谲的灰暗和黑红。梦里的格瑞不是格瑞,嘉德罗斯也不是嘉德罗斯,因为他们在战斗,真刀实棍乒乒乓乓,造出一片浩大声势来。最后死的人不一样,有时候两个人都死了;最后活的人也不一样,有时候两个人都没活。嘉德罗斯总是梦见这个,他会从梦里惊醒,然后转过身,去抱住格瑞,在沐浴露的香气里坠入下一次沉眠。

格瑞说:好啦。

金给格瑞发消息:格瑞,刚才停电了!你那边怎么样?嘉德罗斯的手机振动起来:老大!我隔老远就看见你小区唰一下就暗了!要不要我和祖玛过去找你?他们姑且没去理会它,因为远方的灯火开始一盏盏重新燃亮起来,有如星河一般斑斑驳驳地闪烁着。物业给住户发了短信,说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尽快修好电路了,打扰大家了。而他家的电闸还关着,没人去开,灯光从窗外洒进来,是萤火虫趴在天花板上。嘉德罗斯还在握着格瑞的手,掌心温暖而干燥。

好啦,格瑞说:再没什么能把我们分开。

评论 ( 20 )
热度 ( 107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