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岚_随遇而安

*过气搞笑写手。
*近期学业原因不定期上线:)
*cp混邪请谨慎关注。
*务必慎重关注!真的!

主:漫威/碟中谍/MLP/名柯/战勇/凹凸世界
现在沉迷凹凸。
cp博爱基本无雷点。拉郎狂魔。冷门厨。不太会说话..。

我爱JR!!!!!

【安雷】你经历过最难忘的灵异事件是什么?(知乎体)

Q:你经历过最难忘的灵异事件是什么?(2333个回答) 




@星月魔女

(6666个赞同)


嗳呀,被邀请了,这种问题嘛,本小姐可是最擅长啦。

为了防止之前没看过我的回答的小可爱们不明白,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天生就是通灵体质,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幽灵鬼怪,全——都不在话下。说是这么说了,我朋友也问过我,说你天天真见鬼,吓不吓人害不害怕?对此我的回答是:NO。要知道这世间鬼怪并没影视剧里夸大的那么多,都忙着投胎转世,若非是执念颇深有什么事非做不可,谁愿意在这个PM2.5严重超标的世上待着呀,不用喘气看着也闹心不是。所以呢,我们身边的幽灵并不多,并且相貌都颇完好,有的还算得上好看——拜托,要是本小姐天天看着残缺人体过日子再没什么心理障碍,那才叫真见鬼呢。

咳,扯远了,我们来说正事。

我们学校有个学生,是个不良,家里有钱有势,据说是家中的三少爷,估且叫他L,傲气得很。这三少爷不学好啊,一天到晚翘课斗殴无恶不作,名字频频出现在通报栏上,结果被留了一级,现在跟我一个班。可就偏偏这么一个人,学习好的不要不要的,雷打不动年级前五,唯一一次失手是在右小臂被打骨折,修养期间错过了考试。L就凭这聪明狠戾再加上一张漂亮脸蛋,在校内吸引少女心无数,也不是没有姑娘送花送情书送巧克力,最后都莫名其妙无疾而终,听闻是L一一拒绝一点不动心,后来大家心灰意冷一阵子,再后来,大家就默认L要么心高气傲不食人间烟火,要么,就是个给。

人的想象力总是无穷无尽的。这话说的太对,令人痛心疾首扼腕叹息。

说了这么多,接下来就是我印象最深刻的这件事。

我每天到校特别早,基本都是第一个到。那天早上我刚到学校,一进班就看见空荡荡教室里L在讲台边上看着我,不是普通的那种看,是死死地盯着我,几乎要把我硬生生盯出个洞来。我一开始不怕,本小姐身直不怕影子歪,根本无处找茬,可后来也有点打怵,就算一身清白两袖清风也耐不住这般灼热目光。没等我说些什么,L就冲我扬一下下巴。

喂,你。他说。你是灵媒?

我点头。是啊。

L将信将疑:你能驱鬼不?

我卡巴一下眼睛:一般都能驱的。

L叹一声,少见的无奈。他朝身后一指,我就呆了:他身后站着个青年人,和L年龄相仿,十八九岁的样子,顶一头有些凌乱的棕发,绿眼睛晶亮晶亮,白衬衫黑领带,帅气得很,就是身形半透明,能透过他看见后面被风吹开的窗帘,流苏窸窸窣窣响。不是人,是个魂魄。这魂灵见我看他,便右手握虚拳放在左胸口处,冲我行了个极标准的骑士礼。

小姐,他说,幸会,我是最后的骑士。

我有那么一会儿当机了,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是现代社会,哪来的什么骑士,几个世纪以前的老梗居然还在用,还是被幽灵套用的,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喜剧效果。我看幽灵——现在是骑士,身上没有铠甲身边没有马匹,并不能看出他真正身份是什么。骑士也看我,表情严肃认真,不像开玩笑,我便信他。鬼魂一般都是诚实的。

L倚在讲台上,絮絮叨叨,跟精神分裂似的。这混蛋跟了我好几天了,赶也赶不走甩也甩不掉,晚上睡觉还就站我床头,阴风阵阵是凉快,但瘆人好伐。你你你,赶紧想个办法把他撵走,要是事成了,大哥我就罩你到毕业,吃香喝辣高枕无忧。

骑士看起来有点委屈。我天天还叫你起来别迟到。他想一想,又补充。还给你煎鸡蛋,你有什么不满啊?

L不看他,生无可恋。而我极其准确地抓住了重点。

你能碰到东西?我问他。

(评论里问为什么不问为啥他俩睡觉都在一起早上还煎鸡蛋,我这是灵媒的自我修养,自我修养,懂了吗。)

骑士点点头说能啊。然后他轻车熟路从粉笔盒里拈出支粉笔,二指一用力,粉笔咔一声断成两截,咯啷咯啷掉回粉笔盒里去了。

看来这大抵是那种灵力强且执念深的灵魂,实属少见,大多数人成了幽灵之后也就失去了原有的信仰原有的顽固,没有追求的灵魂在阳间待不久,就会在尘世的温度中一点点燃烧殆尽,一点点弥散到空气里面,除了我,谁也不知道哪曾经有个灵魂驻足。我不再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儿,转而去问L:你怎么看得见他?

L很崩溃: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一天一觉醒来就看见他了,就凑到我脸边,吓了我一跳。

哦。我在心底翻了个白眼。鬼魂不会缠上和自己毫无瓜葛的人,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估摸着和L有关系,再说小鬼还好办,贴张符上去完事。可这不一样,是个颇强的灵体,以我之能压制不住,弄不好搞出岔子来就说笑不得了。我咳一声,作出副惋惜表情:我暂时驱除不了他,他的执念大概是缘你而起,解铃还需系铃人,不如再多待几天,找出原由来罢。

L一副要把我生吞的表情,但他突然就没了脾气,叹一声,晃晃手说也罢,我之后再来找你。然后手插回兜里,走回自己座位上去。骑士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天大亮,学生们鱼贯而入进出教室,春和日暖笑语欢声。阳光顺着窗棂爬进来,极温柔地打在L身上,勾出一条金边框,又落在骑士身上,倘若无物般的透过去了,一点影子都找不出来。

骑士是好骑士,除了对L打架有些微词,其余的一律惯着。喝水帮他接,午餐帮他订,除了拒绝帮他做作业外简直无微不至,令人心生羡慕。我还见过午休时分的教室,骑士略微低头看着趴在桌上睡成一滩的L,那眼神,柔软地教人心甘情愿溺进去。

我把草莓硬糖咬碎。嗳呀,这糖有点儿甜过头了。


我之后跟骑士谈过几次。他确实是个好灵魂,尽其所能地温柔体贴,可惜跟女孩儿开口就是直播尬聊,看来还是不大会把控这种距离。一天我跟他上天台看风景。那天风很大,吹得我头发飘逸非常。骑士试图帮我一把,便站在上风口出给我挡风,他是个没有实体的灵魂,但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风似乎是小了一些。

你为什么要跟着L?我趴在栏杆上,扭头问他。

骑士沉默了半天,然后兀自微微笑了出来。他长得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就这?我不解。

骑士点头。你可能觉得这很无聊很幼稚,但我是认真的,是一心一意地想要见他,L是我友人的模样,却并非一个人,我看得出来,他们的灵魂相似却又不尽相同。我要去找他,踏遍天涯海角走到海枯石烂,我也要去找。说这话时他很坚定,带着我素未谋面的勇气和信心,大有一往无前之势。绿色眼睛眨一眨,世界上所有的坚毅都融铸到里面了。

我无言,转过头去看外面。

这情感真是说不清道不明,说通俗,就是不撞南墙死不悔改;说深刻,就是心甘情愿一往情深。


意外发生在一个月之后。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L是个不良青年,在外面结梁子无数。那天放学,L偏要绕路走,说那边新开一家串店,带着骑士就出去了,结果半路被一群混混拦了下来。七八个人的样子,都是以前败在L手下的人,看去早有准备,带了刀斧带了铁棍,千军万马气势汹汹,势在要把L打个三级残废以报心头之恨。

我是路过时听见巷子里的动静的,或者说不是动静,最先引起我的注意的是那股极其强烈的灵力波动,波涛汹涌惊涛骇浪,本应冰蓝色静默燃烧的火焰状灵力突然暴涨,烧成了极其浓郁的天蓝,扶摇而上直冲万里云霄,又鸟的魂魄撞上去,下一秒就被尽数吞噬。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好,书包也顾不上了,赶紧往那边跑。

那些混混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大有血染沙场之势。L坐在巷子最尽头,靠着红泥砖墙,脸色苍白,风尘仆仆,胳膊上好几块瘀青,左腰有血渗出来,仅仅是擦伤而已,却也洇红了一小片白帽衫。而骑士,骑士挡在他面前,眼瞳不再是温和的绿意,松涛汹涌排山倒海,凭空多了一抹子杀气。他手中无端现两柄长剑,橙红的莹蓝的,锋芒毕露,铮铮作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开辟天地,斩裂群星。蓝色灵力自他背后燃烧起来,无穷无尽,烈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他看见我,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蓝火一下子大幅削弱,不复遮天蔽日燃尽苍穹,只看得见一丝丝缠在他身体上,柔弱细微如烛火,一吹即灭。双剑一点点淡去,骑士的身形也变得更透明,我几乎都要看不清他。

灵魂本就是阴界的所有物,理论上说在阳间不得造次,何况是这种伤及生物的作为,会给灵体带来无法修复的损伤。按理说每一个灵魂都应该明白,可骑士偏向虎山行,心甘情愿把自己落入险境,去为一个仅仅相貌熟悉的人保一方平安。我从兜里摸出张纸符拍到他脑门上,骑士的灵体才逐渐稳定下来,但仍然是模糊着,只有时间才能真正治愈他。

我说你为什么要做到这份上?

骑士笑了,很虚弱:我想保护他。

L开了口,咬牙切齿的一副凶狠模样:我和你无冤无仇也没什么恩情,你要找的人我从未听闻,你为什么要来护我?

骑士看着L,目光晶亮。因为我想保护你,想守护你。虽然你不是他,我都知道,也都明白,可是——

L说,你个白痴。

骑士还是无声的笑,然后唤一声L的名字。骑士笑起来挺好看的,温润如玉君子谦谦,眉眼弯弯如月,温柔泉水般从他的笑意里流淌出来,淅淅沥沥像下雨,像是给L的,又像不是,而是给一个他心里铭刻着的却一见难求的人。

他说可是我有什么办法,这已经成为一种本能了。

我还是不懂骑士,不明白他所谓的骑士道究竟为何,但只要他还坚信,他便注定会将其贯彻到底,对心中的那个人一心一意至死不渝。那一天多云,却在骑士说话的时候一瞬间都放晴了,阳光万里春和景明,美好得不像话。我站在巷口看着他俩,阳光越过墙壁,留下浅淡的一线光打在骑士额角,仍然是照在他身后的墙壁上,仍然印下一条细狭的光线,仍然是一点影子都没留下。



Fin.





补充回答:

还有人问我后续,那我就说一下。

骑士没事啊,毕竟是很强的灵魂,怎么会说挂就挂,放影视剧里妥妥活到出剧场版。他过了两三周就好起来了。L也是,伤病一好就瞎闹腾,该打架打架该逃课逃课,一样无恶不作,一点不知悔改。但在那次事情之后L不知为何再也看不见骑士,过来问我,我看骑士站在他后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心领神会,便告诉L骑士已经实现了自己的心愿,会那个世界去了。L没多说什么,只做出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来。但L就这么一个凡事喜欢藏着掖着的家伙,谁都看得出来他多么舍不得。

我问骑士缘故。骑士说我终归不能让他一直看着我这么个灵魂啊,耽误年轻人前途实在罪过罪过,而且再说,我一直等的那个人来了。他很兴奋:我感觉得到。

转机发生在半个月前,我班新转来一个,叫他A。我第一眼看过去我都懵了,苍天在上,A长得和骑士一模一样。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是骑士修得正果转世轮回了,后来才接受A是个实实在在大活人的事实。

A是个好人,真的是好人,扶老奶奶过马路的是他,给小妹妹找气球的是他,五好青年劳动模范,学习好,跟L不相上下,异常迅速地晋升为学习委员。L也不知怎么想的,想尽办法抓住一切机会找A茬,找完茬就小打小闹几场,还逼着A请他撸串。不得不说A脾气太好,也从不跟L动火。结果嘛,咳,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是,打着打着就打到一起,印证了大众一直以来对L的猜想,阴差阳错歪打正着,造就个标准结局,还算令人欣慰。

昨儿我坐树荫底下和闺蜜小柠檬聊天,她也颇有灵气,也见得到魑魅魍魉诸如此类。聊着聊着,她突然往不远处一指。我顺着她看过去,看见A和L走在草坪小路上,居然还偷偷摸摸牵一下手,光天化日,也不顾是否有伤风化。我再一仔细瞧,他们背后还站两人,一个是骑士,另一个长得真的和L极相似,就是多了些傲慢不羁,应该就是骑士说过的他一直寻找的海盗。他们站在A和L后面,一言不发。我看着他们牵起手,然后在阳光下交换一个吻,光芒从脚尖开始,一点点一点点地开始燃烧,把虚体燃烧成灰烬,燃烧成尘埃,燃烧成细碎如萤火的光斑,弥散到温暖干燥的空气里。我第一次见实现夙愿的灵体消失的场景,不是波澜壮阔,却也感人至深。那骑士还转过身看我,又向我挥挥手。海盗也转过来,在细密的光影里咧嘴笑开来,露出两颗尖锐小虎牙。

他笑得还是那么好看。他说谢谢。然后便和海盗一起氤氲消失在阳光里了。

在骑士和海盗消失的瞬间A和L不约而同地停顿了一下,但回头看时,风平浪静,空无一人。而我恍惚间听见灵魂独特的笑声,像挂在窗口的瓷风铃,叮叮当当清脆悦耳。那一刻我无比清晰地听见骑士在说话,声音清亮澄澈,像星子碰撞发出的脆响。我莫名想起那天我和他在天台上交流,风猎猎作响。我问他:上辈子也好,这一生也罢,为什么义无反顾,在所不惜?

而骑士在风中说,骑士在光中说:因为这是一种传承。

评论 ( 50 )
热度 ( 550 )

© 洛岚_随遇而安 | Powered by LOFTER